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他的話說到一半頓住,沒有再說下去。

    如果我說我沒有碰她,我也不喜歡別人,你可以原諒我、可以等等我么?

    趙思卿回頭對他笑了笑,輕聲道:“陸騫,保重。”

    陸騫站在原地失神的看著她,眼眶通紅。

    她眼里有星光、有山河,卻離他越來越遠。

    *

    生活不是偶像劇,沒必要有太多煽情。

    趙思卿走的干凈利落,從始至終像是一個局外人。

    和陸騫分開后,她先去工作室看了下情況,隨即想起霍景琛那個祖宗,認命的打了輛車趕回錦園。

    誰讓她現在聲名狼藉,整個身家性命都寄托在這位金主爸爸身上呢?

    趙思卿回到錦園的別墅時,依舊一個傭人也不在。

    她上到二樓,正想去看下霍景琛醒了沒有。

    入目便看見臥室的門半開著,地毯上散落著不少瓷器的碎片。

    趙思卿愣了幾秒,走上前將門推開。

    原本干凈奢華的臥室,此刻一片狼藉。

    柜子、椅子、東倒西歪的躺在地上。

    玻璃、瓷器、玉器的碎片和殘骸到處都是,簡直無從下腳。

    還有文件、筆記也紛紛被掀翻在地。

    趙思卿愣了幾秒,剛剛是地震了么?

    幾千萬的東西,轉眼就碎成了渣渣。

    趙思卿走了進去,然后發現床頭柜上整整齊齊擺放的藥,也被扔了一地,碎裂的藥片和液體也灑的滿地,空氣里充斥著濃濃的藥味。

    再一抬頭,她才看到這場禍亂的始作俑者正垂眸靠坐在沙發上。

    他臉色蒼白,正午的陽光照在他身上,讓他看起來透明和無害,唇紅齒白的模樣像是個少年。

    可垂在一旁的那只手上,卻還緩慢的滴落著嫣紅的血跡。

    趙思卿只覺得虧得自己看的仔細,否則怕是要以為他是自殺了呢。

    想想要是自己的病人再死一個,她這輩子怕真的都是要改行了。

    “霍先生?”趙思卿跨過地上的碎片,走到他面前。

    霍景琛垂著眸子沒有反應。

    趙思卿走猶豫了一瞬,伸手輕輕探向他的額頭。

    她動作很輕,可他卻格外敏感。

    她才一碰到他,霍景琛便瞬間睜開了凌厲的鳳眼,大手緊緊掐住她的手腕,力道很大。

    等到看清是她的一瞬,他微微失神。

    干涸的唇瓣微啟,像是等了她很久,他聲音沙啞:“你去哪了?”

    “有點私事,所以出去了一趟。”趙思卿輕聲開口,能感覺到他身上的荒蕪和陰沉。

    霍景琛漸漸清醒過來,沒想到她會回來,眼底多了抹奇異的光彩。

    趙思卿移開視線,看向四周輕聲問:“你家…這是?”

    霍景琛掃了眼房間,唇瓣輕抿沒做聲。

    趙思卿輕聲問:“誰干的?”

    霍景琛喉結微動,半晌后,聲音沙啞:“我。”

    “你心情不好。”趙思卿試探著開口,猜測著他剛剛一定是失控了。

    她知道霍景琛心理有點問題,可是沒想到會這么嚴重。

    “沒有。”霍景琛否認。

    “那這是?”趙思卿繼續問。

    霍景琛沉默了幾秒,半晌后憋出兩個字來:“夢游。”

    趙思卿愣了幾秒。

    ???

    夢游?

    有錢人家的公子哥連夢游都這么非同凡響么?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