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趙思卿被他緊緊抱住,眼角有些泛濕,垂下眸子輕聲道:“放開吧。”

    霍景琛緊抱著她不放,聲音輕顫:“不準走,我不讓你走!”

    他不讓她走。

    他是不會讓她走的。

    他知道是他不好,他知道的。

    可他不知道還能怎么做…他怕有一天,她記起了一切,會像從前那樣厭惡他。

    他怕自己失控,怕他再一次禁錮她。

    他怕她終究會做出和前世一樣的選擇。

    他怕太多,他怕不論他怎樣努力命運都不會改變,他怕這些美好如流光幻影,終將重復著前世的軌跡。

    霍景琛緊緊把她禁錮在懷里,哽咽道:“卿卿,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好不好……”

    趙思卿眼圈也有些泛紅,心口是說不出的漲澀。

    霍景琛垂下眸子,一滴眼淚從眼角掉落:“你別不要我…你不能不要我……”

    你不能總是這么殘忍的拋下我。

    趙思卿睫毛上染上一層水霧,正要開口,忽然察覺到身上一重。

    緊接著,霍景琛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到了她身上,

    她沒能站穩,踉蹌著摔倒在地。

    再看去,方才還緊抱著他的男人此刻已經昏迷,雙眼緊閉,面無蒼白。

    就連平素那張異常妖艷的唇瓣,顏色都黯淡了幾分。

    趙思卿愣了幾秒,回過神來:“霍景琛!”

    一旁的唐訖和蔣京明看到后,也顧不上再看熱鬧,連忙跑上前幫忙。

    *

    夜里,十一點。

    趙思卿坐在醫院病房的病床邊,看著床上還沒醒的男人失神。

    醫生說他是長期失眠加上情緒激動導致的昏厥、再加上最近一直大量使用藥物,再好的身體都承受不住。

    沒多久,唐訖推門進來,將晚飯放在床頭。

    趙思卿沒動,仍舊是看著病床上的男人失神。

    原本一張好看的臉這會一片青紫,唇角還要一處結了血痂,看起來格外讓人心疼。

    他睫毛很長,根根分明。

    這會昏睡的模樣,看起來倒是格外安靜和乖巧。

    唐訖看了她一眼沒做聲,轉身打算退出病房。

    趙思卿回過神來將他喊住:“唐訖。”

    唐訖停下腳步回頭看向她。

    “他用鎮靜劑多久了?”

    唐訖沉默了一會緩緩道:“兩個月,他控制不住想去找你,所以就靠這個穩定情緒。”

    趙思卿有些恍惚,她知道鎮靜劑久用之后便會出現抗藥性,需要不斷加大劑量。

    可同樣,鎮靜劑也極易成癮,引起中毒。

    他這樣用下去,總有一天會崩潰。

    翌日,清晨。

    趙思卿推門進來時,才發現霍景琛已經醒了。

    可讓她詫異的是,幾分鐘前還好好的病房,此刻一片狼藉。

    滿地都是碎裂玻璃和陶瓷碎片、連帶著水壺、手機、儀器都被砸的稀巴爛。

    趙思卿怎么也沒想到,自己不過是出去取個藥的功夫,好端端病房就變成了這樣。

    再看去,霍景琛垂眸坐在床上,臉色蒼白,滿身都是說不出的落寞,像個被人拋棄的孩子,委屈又暴戾。

    陽光穿透窗戶,散落在他身上,將他的臉色襯的近乎透明。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