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沒錯,其實在顧安卉鬧出這些幺蛾子之前,他們和顧時予的關系倒還算不錯。

    雖然沒有太多交情,但顧家做人向來清楚,往來之間便也都會賣彼此幾分情面。

    鬧到如今這種地步,倒也是幾人沒想到的。

    顧時予收到視頻后,抬眸看了蔣京明一眼。

    蔣京明對他露出一抹冷笑,笑意未達眼底。

    顧時予神色沒有太大變化,收回視線點開視頻播放起來,畫面里很快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把她被強暴的過程錄成視頻后發給我,我會支付另一部分尾款。”

    “沒問題。”

    “視頻錄好之后,把她的臉給我弄花。”女人冷聲開口。

    “一定要弄花?可惜了這么漂亮一張臉蛋,絕對能賣個好價錢。”

    “我給你加兩千萬。”女人再度開口。

    “小姐真是爽快人,成交。”

    ……

    顧時予的視線落在屏幕上那個穿著黑色裙子戴著帽子和墨鏡的女人,一雙清淡的眼越發多了幾分涼意。

    半晌后,他緩緩垂下眸子,隨后不多時,起身離開。

    見他離開,蔣京明嗤笑出聲,譏諷道:“顧時予倒是冷靜。”

    宋懷謹沉默片刻,緩緩道:“他今天有點反常。”

    *

    另一邊,得知趙思卿平安脫險后,霍景琛一直緊繃著的神經才松弛下來。

    只是沒多久,他便收到了蔣京明發來的視頻。

    用電腦打開后,畫面逐漸變得格外清晰。

    聽到顧安卉和綁匪的對話,霍景琛的眸色暗沉了幾分,黑瞳如墨,幽深的能滴出水來。

    等到視頻播放到趙思卿被強行灌下那碗藥時,霍景琛的手已經緊緊攥起,兩頰繃得很緊,額上的青筋也凸起了幾根。

    直到趙思卿被男人狠狠甩了一個耳光,霍景琛手指輕顫著摁下了暫停鍵,緩緩垂下眸子。

    他忽然沒了再看下去的勇氣,更不敢想那一刻她是會有多絕望。

    霍景琛走到床邊,看著窗外的云朵,喉嚨發緊,心底是說不出的復雜情愫。

    憤怒、心疼、懊惱、愧疚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漲澀無比,讓他的心像是揪在了一起,說不出的難受。

    翌日,清早。

    納蘭嫣然才洗漱回來,便見趙思卿已經醒了。

    臉色蒼白的女人穿著病號服抱著膝蓋坐在床上,陽光透過窗子散落在她臉上,讓她的臉色看起來近乎透明。

    “卿卿,你感覺怎么樣?”納蘭嫣然輕聲開口。

    趙思卿一動不動,像是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一般。

    納蘭嫣然坐在床邊,想要握住她的手:“卿卿……”

    可指尖還沒等觸碰到她,趙思卿便輕輕縮回手避開了。

    納蘭嫣然愣了幾秒,眼睛紅了幾分:“寶寶,我是嫣然呀。”

    趙思卿輕垂著眸子,沒有任何反應。

    納蘭嫣然看著她說不出話來,眼眶酸脹的厲害,輕聲問:“你想吃什么?我讓趙晏城去買好不好?”

    趙思卿仍舊沒有給她半點反應,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將其他的一切全部隔絕在外。

    納蘭嫣然心疼的不行,輕聲哄了半天趙思卿卻始終沒有半點反應。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