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傾世毒妃太傲嬌 > 第三百六十章
    夢蘇自說自話,對于自己研制出來的寶貝很是驕傲,他手在腰間一掏,掌心里便多了一把紅紅綠綠各種顏色的米粒大小的顆粒,正是赤橙黃綠青藍紫啥顏色都有。

    他眉梢一挑,迫不及待的抬手就要往外扔!

    小小的一顆就足以殺人一條命,可想而已,這一把撒出去,這院子里的人都會立刻斃命!

    “住手!”緊要關頭,千鈞一發之際,段之臣大喊出聲。

    “咦?怎么?嫌棄撒的少了?唔,本公子還有一兜子呢!”夢蘇嬉皮笑臉的甩了個跟拳頭差不多大小的布袋子,臉上的笑容不要太刺眼。

    “說罷!你們究竟想要我做什么!”深吸一口氣,段之臣轉身,眸光陰沉的盯向顏洛熙。

    他又不傻,南宮夢蘇如此示威,定然是有所圖!他是段家少當家,他不會以段家所有子弟的性命來當南宮夢蘇的試驗品!

    “呵呵……”顏洛熙淡淡的笑了。

    他望著段之臣道:“很簡單,少當家有做雙面派的潛質,我必然是要讓你發揮特長。”

    “我夫妻二人已死在五峰山上,而夢曦也與今天死在你的毒湯之下,神龍無主,重新歸順與你,你成為段家真正的領袖。”

    “你以掌控神龍為由,入王宮說服王朔出兵天盛,天盛地大物博,兵強馬壯,你們的王必須調遣所有兵馬并且聯合三大家族勢力一同出征天盛。”

    “反間計?”

    段之臣哼了下,“你要我透露假情報,讓王上對你們的死信以為真,然后傾巢而出去攻打天盛,而你選擇半路設伏攔截隔世天闕的兵馬將他們毀滅是么?”

    “如何,這計劃是不是堪稱完美?”

    顏洛熙抬眸,“只要少當家按照我說的去做,我保你段家子弟不會在戰場上死一人。”

    “你如何保證?當你天盛的兵馬占領這片土地后,你還有什么理由留下王族和世家?”

    “兩國交戰歷來都是戰勝的一方血洗皇城,屠殺一切不臣之心的火種,你留下段家難道就不怕死灰復燃么?”段之臣目光灼灼盯著顏洛熙,質問道。

    “死灰復燃?呵呵……”顏洛熙瞇了瞇眼,“看來我想的一點都不錯,少當家原來真的是不愿單單守著一個段家過活。”

    聞言,段之臣的面色猛的一變,他沒想到自己會在盛怒之下爆出心中所想。

    然而,所謂的驚詫也不過是瞬間罷了,一個呼吸間,他便重新調整好了心態,道:“段家自從遭受神龍詛咒后,子嗣稀少,人員凋零,段家被王族和其他兩族打壓,曾經高高在上的神壇之位一去不返,段家只得加緊尾巴生存,然而即便是如此,他們那些人還是一直窺探著我段家的御龍之術,想要取而代之!”

    說道這里,段之臣狠狠的捏緊了拳頭:“我段家為什么要遭受如此欺凌壓榨?為什么要甘愿淪為奴隸?新王無德又無能,除了信任宦官之外便是揮霍無度,這個國家在他手上絕不會繁榮富強!這樣的王要之何用?”

    “還有其他兩個家族家族,他們一個兩個都野心勃勃,想要霸占我段家神龍,將段家毀滅!這些年,縱然是我段家處處低調卻還是招來他們各種打壓,我段家子弟沒有一個是孬種,這口氣壓抑了多年總是要發泄的,也總是要報復的!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欺凌而坐視不管!所以,他們也必須除掉!”

    “隔世天闕上,王族昏庸,世家霸道,百姓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這世道,這天地,該是要變一變的!”

    段之臣越說越激動,兩眼通紅,胸膛一起一伏:“我段之臣有生之年,便是要讓這天地變色,讓段家不在受辱,讓世人都依仗與敬仰著我段家神龍!”

    “我絕不會讓段家毀在我手上!我要做的是要將段家不斷的壯大!”

    “所以,現在,我才會對你妥協,才會站在這里和你談條件!”

    段之臣目瞪著顏洛熙,“段家的生死存亡與我而言,比我身家性命都要重要,你要我做事可以,但是你必須要保證我段家完好無損,否則,我是不會同意的!”

    “沒看出來,少當家還是如此有責任擔當之人呢。”顏洛熙勾著薄唇笑了起來,“我顏洛熙素來說話算數,我既是答應了不傷你段家一人,必然能做到!”

    “好!”段之臣沉吟片刻后一口答應下來。

    “隔世天闕垮臺的那天,便是少當家耀武揚威之時。”

    “但愿如此!”

    “一定如此!”

    一場交易塵埃落定,空氣里劍拔弩張的壓抑感也頃刻散去。

    望著院子里橫七豎八的人,段之臣道:“既我們已是同盟,還請喚醒他們。”

    “哎呀,急什么,等過半個時辰他們自己就會醒來的。”

    南宮夢蘇白了段之臣一眼,怏怏不悅道:“都是你,害本公子的化骨散沒法玩了,真是討厭!”

    段之臣看著夢蘇將小半袋子化骨散在手里惦來惦去表無聊賴的樣子,他心頭隱隱一動。

    段果果親眼看到他對歐陽夢曦下毒,她對他這個爹爹一定是失望透頂了……

    現在歐陽夢曦沒死,活蹦亂跳的,若是段果果醒來他怎么解釋呢?

    如何解釋都恐怕難以抹去她對自己的恨意吧,畢竟,段果果那么的喜歡歐陽夢曦這個大哥哥……

    想到這里,段之臣忽然頓住了,抹去?等等,他剛才說抹去恨意?

    一個念想閃過腦海。

    “顏洛熙,我有件事需要你幫忙。”

    “哦?愿聞其詳。”

    段之臣的目光在歐陽夢曦身上掃過,頓了頓,道:“我要抹去段果果的部分記憶。”

    “抹去記憶?”顏洛熙微微有些驚訝。

    “段果果看到了我下毒,我很愛這個女兒,我不愿她的記憶里存留著我兇殘卑劣的一面,她的父親應該一直都是正直善良的。”

    “哎呦,你這不是自欺欺人么?”南宮夢蘇的聲音忽然插了進來,他大約是從房梁上掛著玩玩夠了,翻身下來,走到屋內拉了把椅子坐下,一開口就是懟上了段之臣。

    “你沒有家庭,也沒當過父親,你不會知道孩子在父親心中是什么地位,而你更不會知道一個孩子對待父親的態度又是多么的重要!”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