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大哥又在搞事情 > 第241章 開啟凈化(上)
    “你有沒有覺得,今晚的雨很奇怪?”

    “呵呵,變天了,變天啦。”

    “二十五年了,也是時候有些新變化了。”

    魘樓中的眾人,幾乎都聚集在了樓層的窗口,望著魘樓外的風雨。

    黑夜之下,沙丘在流動,如海水一般的砂礫浪潮在風雨中翻騰涌動。

    ……

    “快,快一點!”

    “孟玲,不要管我了,你們抓緊時間!”

    “走,走啊!”

    一小隊玩家在風沙中苦苦掙扎,最終被沙浪吞沒。

    ……

    一艘白色的幽靈船在沙海中漂浮,急速前進著。

    船頭和船尾各站著兩個人,顯然是已經結盟的玩家團隊。

    站在船頭的兩人,一個穿著金白相間的戰袍,另一個則穿著樸素的黑色襯衣,兩個人站在一起,違和感很重。

    穿金白戰袍的男人,手中握著一塊形狀奇特的玉石,目光直視著遠方的三座魘樓,一柄紫長劍漂浮在他的身后,通體冒著火光,帶著不祥之氣。

    如果長安公會的會長劉安在這兒,一定會立刻認出這把劍,這正是當初將他的神器法杖一劍斬斷的長劍!

    這把劍的主人,也就是金白戰袍的主人,日月輝光公會的會長,葉澄。

    “我覺得,這個游戲越來越有意思了。”葉澄摩挲著手中的玉石,臉上帶著隱晦的笑意。

    “我可從未聽說過這游戲里出了飛行器,你是從哪兒搞得這艘船?”

    “這就不是你該操心的事情了。”葉澄側過臉,望著穿黑襯衣的男人,“墨滄桑,我們很快就要到達目的地了,在那之前,我還有幾句話要交待你。”

    “你說。”黑襯衣儼然就是巫師墨滄桑,也就是莫嘉。

    “我知道你會幫助那個倒霉落魄的君主,我也無意阻攔你,但你要記住,千萬不要擋我的道路,否則的話,你就會失去你親愛的妹妹。”葉澄瞇起了眼睛。

    莫嘉摸了摸脖子,沒由來地感到了一陣惡寒。

    “你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只是暫時借用這個人的身體,事后我會原原本本地還給他。”

    這果然不是原來的葉會長啊。

    蠻荒沙洲的水很深,這一點,莫嘉早就知道了,可萬萬沒想到會有這么深。

    這些突然接管了玩家身體的意志,究竟是什么?

    他們……想要做什么?

    莫嘉舔了舔干澀的嘴唇,苦笑了一下:“你還不還跟我沒什么關系……好吧,只要你不對小桃動手,我可以對你的所作所為裝作沒看見。”

    他的心里有很多疑問,但,這些疑問都不適合在這個時候說出來。

    莫嘉望著遠處的魘樓,腦子一陣一陣地發暈。

    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有一種無形無質的東西,在他的身邊旋轉跳躍,想要在他徹底暈倒的那一刻,侵占他的身體。

    “小桃……”他的心底里,有一個小小的他,正在不斷地呼喊著妹妹的名字。

    ……

    “凈化?就憑你?就憑你的這些沙子?”

    站在樓頂的林尋,自然看到了沙漠中的變化。

    與莫嘉不同的是,林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些漂浮在沙漠上空的白色光點,光點拖著長長的尾巴,在沙漠中四處游蕩,而它們聚集最多的地方,便是生靈氣息濃郁的地方。

    簡而言之,這些光點的目標不是別的,正是活物,不一定是人,也有可能是別的什么東西。

    人王之子的聲音開始有了一種虛弱感,顯然,開啟凈化的第一步,就已經消耗了他最后的生命能量。

    “這是我為這個世界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林尋問道:“那些正在往這里趕來的玩家,就是你的成品?”

    “呵呵……”

    “你占據他們的身體,消耗他們的生命能量,不惜一切代價,就是為了開啟你所謂的凈化?”林尋咬牙。

    “只有這樣做……才能……”

    “看來,你是真的瘋了。”他的拳頭也攥緊了。

    “凈化……是……拯救……”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第二座魘樓的鐘聲,在此刻叮當響起。

    嘩啦!

    林尋猛然回頭,不知何時,他的身后開啟了兩道漩渦。

    這樣的漩渦,多半是傳送門,林尋就不止一次見過它。

    漩渦中,果然很快就掉出了兩個人。

    “南門!”

    林尋認出了其中一人,卻不知另一個是誰。看他身披墨色道袍,一頭黑色的長發隨意披散在身后,模樣倒是俊逸清秀,一看,竟不是很像玩家。

    “林尋?”

    那穿著道袍的人倒是認出了林尋的身份。

    其實,林尋與云日君主的長相還是有一些神似的,但還真沒有到人人都能認出的程度。對方能夠一眼看出林尋的身份,只能說明那人來歷不小,絕對不是普通的玩家。

    “我啊,你不認識我了?我!陸長生啊!”那人比劃著,做了很夸張的表情。

    林尋皺眉:“你跟以前長得不太一樣了啊。”

    以前的他,虛弱得像是能隨時被風刮倒,如今的他卻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面色紅潤,健康得不能更健康。

    這是游戲帶給他的變化嗎?顯然不可能。

    這分明是換了一個人,從頭到腳都已經是新的了。

    陸長生呵呵一笑,隨手給長發挽了個發髻,以一根木簪子別住。

    他一邊收拾自己的形象,一邊優哉游哉地說道:“你我都是一樣的,有什么可驚訝的?如今辦正事很要緊,就不要拘泥這些一二三的了吧。”

    “可是我聽說,你已經死了。”

    “那我也聽說,你已經死了啊。”

    林尋一下被對方這話噎住,無話可再說。

    “好了,如果以后有機會的話,我會給你解釋的。現在,我們還是聯手對付眼前這個混蛋吧,他可是想要做大壞事呢。”

    南門走上前一步,神色凝重地說道:“林尋,不要輕信他。現在,天道的意志遍布了整個蠻荒沙洲,甚至有可能已經出了這片沙漠,去了外面的世界,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天道的傀儡,任何人都可能欺騙你,一旦中招,就會徹底失去本我意志。”

    林尋不自覺地看向了陸長生。

    陸長生眉頭一挑,有些不爽:“你什么意思,莫非你在懷疑我?”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