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她是個磨人的小妖精 > 第196章 沒關系最好
    “從我上手術臺的那一刻起,就和你沒有任何關系了,顧少如果無聊寂寞了,想找人聊天解悶,我倒是不介意勉為其難給你服務,當個傾聽者,但是我的出場費很貴,按秒計算,麻煩你把今天的陪聊費給結算了先!”

    紀雨箏毫不客氣的反擊。

    他的眼神,透著幾分憂傷,卻無形中又流露出了幾分難以察覺的心疼。

    然而,紀雨箏敏感的心,被他這份小心翼翼刺得生疼。

    她并不知道,自己對這個男人只有恨,為什么心臟還是會疼得厲害,一抽一抽的,快要窒息般。

    鼻尖也有些發酸,男人霸道不失溫柔的口吻,有他撐腰,被他保護,這種感覺確實很好。

    但,她不能貪戀。

    車子停在了星海星辰高檔公寓樓下,顧亦言率先下了車,紀雨箏坐著不動,卻被男人手臂一摟,圈進了懷里。

    二話不說,顧亦言抱起她就朝電梯走去。

    驚叫聲還來不及出口,她整個人便已經騰空而起,被身邊的男人公主抱著,紀雨箏臉頰微燙:“我要回家,你帶我來這里干什么?”

    “這套公寓送給你了,同樣是你的家。”男人淡淡地說道。

    “我不習慣住在這里。”

    畢竟到處都充滿著這個男人的影子,會令她別扭。

    “那你習慣住哪里?我替你買下來!”

    “不用了。”紀雨箏漠然拒絕,無功不受祿。

    說罷,她掙扎著從他懷里跳下來,與他保持著距離,看也沒看他一眼。

    她不可能再收這個男人的任何東西,畢竟要償還都是血的代價。

    太沉重了,她承受不起。

    可這個男人那是這么好拒絕的,他炙熱的呼吸,逼近過來,紀雨箏身體瞬間變得僵硬。

    “我不讓你離開,你就算是跳樓都沒用。”

    他語氣低沉,充滿挑釁。

    電梯飛快上升著,眨眼功夫,便到了頂樓。

    紀雨箏僵持著,不肯動,氣氛僵持,誰也不肯讓步,顧亦言口袋里的手機突然響了。

    他看了眼來電顯示,下意識接聽,開了免提。

    “喂,爹地,你這個騙子,說好帶我去找媽咪,結果好幾天了,都不見你的人影。”

    南南奶聲奶氣的音調,明顯不太高興。

    “你媽咪現在還不想見你。”顧亦言說著大實話,讓紀雨箏小臉氣得通紅。

    “誰說的,媽咪不可能不想我,一定是那個老妖婆把她欺負慘了,所以她才躲起來的,南南要出去找媽咪,我再也不要住在這死氣沉沉的宅子里!”

    “乖,等你媽咪想通了,肯定會來見你的。”顧亦言耐著性子哄道。

    “乖個屁。”

    “好了,早點睡覺,我這邊還有事,先掛了。”顧亦言若有所思地看了身旁女人一眼,沒等小家伙再開口,他就直接掛掉了電話。

    紀雨箏硬是忍住了,沒跟小家伙講話。

    她不想讓小家伙看到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擔心難過。

    他和他母親一樣,對南南呵如至寶,對她的另外一個孩子呢,根本就無關痛癢。

    因為南南是男孩子,可以繼承家業,可以和她畫清界限。

    而她的女兒就什么都不是,所以殘忍的要被打掉……

    如果不是他動手腳,自己就不會懷孕,根本不用孤苦伶仃的受那種切膚之痛。

    她的女兒,一定很可愛,很活潑,很像她。

    可惜,不曾來到人世,就被殘忍的剝奪了心跳。

    紀雨箏抬起頭,雙眼通紅注視著顧亦言。

    此時他目光平靜,鎮定自若,他眼底是慈父的光芒,帶著溺愛。

    這樣的一面,幾乎是顧亦言從來不曾有過的。

    男人轉過頭,正好看到她紅得像兔子一樣的雙眼。

    “你還真能忍得住,這么狠心,連一句話都不跟自己的兒子說。”顧亦言淡淡道。

    “我要回紀家,你放我走!”

    “放你走?那南南怎么辦?”

    “……”

    “連孩子都不要了?”

    “是,我想要,可你們顧家會放手嗎?”

    紀雨箏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她幸幸苦苦隱瞞了四年的秘密,從一無所有到摸爬打滾,現在,更不需要他們假惺惺的施舍。

    “你成為我的家人,不就什么事情都迎刃而解了?”顧亦言語氣淡然。

    “你的家人?”紀雨箏下意識反感他這么說,當即便冷嘲熱諷地道:“我可沒這個福氣消受!”

    就他那樣的母親,十條命都不夠人家玩的。

    “今晚睡這里,我不會碰你。”

    男人指紋開鎖后,不由分說將她拉了進去,

    即便呆在一個空間,什么都不做,聞著她身上淡淡地香味,心底的疲憊都會一掃而空般。

    盡管他早已經熱血沸騰,不想再壓抑自己,可考慮到她的身體很虛弱,再難受,他也會忍著!

    他渾身肌肉緊繃,強迫自己不要去想,目光更不要多在她身上多停留一分。

    然而即便如此,他還是暴躁的厲害,干脆沖了個冷水澡,才勉強壓下那股無名火。

    紀雨箏在客房睡了一晚,整夜她都睡的不踏實,早早便起床,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沒想到隔壁的男人比她起得更早,紀雨箏沒有多停留一秒,既然決定和他分得清清楚楚,就斷然不會再有一絲一毫的牽連。

    人心都是肉做的,他對她的好,她不可能視而不見。

    只要稍稍的猶豫,她就會不忍心去傷害他。

    可是她的女兒,那個還沒成形的孩子,允許她能有絲毫的心軟嗎?

    紀雨箏拎著包,準備拉開門的手一顫,顧亦言目光睨著她,富有磁性的嗓音,沒有什么溫度,“就這么迫不及待的想走?”

    “你說過的,陪你一晚,我也答應留下來了,請顧少記得付款,我的時間可是同樣很寶貴的,我還有工作要忙,再見。”

    此時的他,在紀雨箏眼里完全就只是個可以賺取金錢的客人,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所以她以后要用這種方式賺錢,周旋在不同的男人之間,樂此不彼嗎?

    哪怕是賣笑陪酒,被摸手揩油吃豆腐,她都可以接受!

    “你可真是會自甘墮落!”

    紀雨箏聽著他語氣里的嘲諷,淡淡笑了笑。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