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邪少的純情寶貝 > 第五百八十二章 跪下來求我
    那簡單的兩句“那又何妨呢”,徹底將茜茜高傲的姿態擊碎。

    雖然戴雨瀟說話的語調并不重,但是字字句句都表露著慕冷睿對她的疼愛,聽在有心人的耳內,更是格外的刺耳。

    茜茜有點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她……真的是一個性格溫吞到不敢大聲說話的人嗎?

    顯然,事情并不如他們所報告的那樣!

    說完那么冗長的一段話,戴雨瀟感覺有點口渴,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果汁潤喉,視線一瞬不瞬的看著眼前的女人,嘴角的笑容里包含著濃烈的挑釁味道。

    茜茜沒有貿貿然說話,凝眉思忖著下一步的行為,就在這個時候,戴雨瀟又開口了。

    “茜茜公主,如果你想要和我公平競爭,我自然是不會優秀的……但是,背著人做這種侮辱人的事情,似乎太不道德了……或許,你只是覺得,自己根本沒有魅力吸引老公的注意力,所以……才會想要通過這種愚蠢的手段,打擊我的自信心,試圖逼得我主動離開?”

    說到最后一句,戴雨瀟的聲音放緩了許多,一字一頓的字句鏗鏘,臉上還有配合著淡淡的嘲笑。

    “你……”茜茜的臉上一陣難堪。

    沒想到,自己的如意算盤,竟然被她看的透透的!這個女人,哪里簡單了!

    “莫非……我還真的猜中了茜茜公主的心思?!”

    戴雨瀟假裝驚訝的微微張嘴,問的有點小心翼翼,臉上甚至還有淡淡的驚愕,只是眸中卻閃動完全與之不符的不屑和嘲諷!

    “對,你猜的一點都沒有錯,我就是要你主動離開睿睿!”話說到了這個份上,茜茜也不想再做隱瞞,干脆便直接將自己的態度挑明了。

    “戴雨瀟,像你這種女人給睿睿提鞋都不配!能夠配得上的,只有像我這種有家世背景的,優雅的貴族女人!”

    “優雅?貴族?茜茜公主口中的優雅,難道指的是隨意侮辱人,拆散別人家庭的行為嗎?”

    戴雨瀟喃喃的重復一遍,語帶譏誚的反諷,只是眸中卻閃動著無辜。

    “戴雨瀟!”茜茜咬牙切齒,手指緊緊的扣著酒杯,盡力壓抑著情緒。

    “茜茜公主,為何要生氣呢?難道是因為我說中了嗎?”

    “好一張伶牙俐齒的小嘴,難怪娜娜說你不是省油的燈,看來我之前還真的低估你了!”

    聽到娜娜的名字,戴雨瀟的神色微微變了一下,她竟然還和那個女人認識、有聯系……

    那……一定不會是好角色了,自己就更不需要手下留情了!

    “啊!原來茜茜公主認識那個影星娜娜啊……真是讓人意外呢!她當初為了和老公在一起,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呢!只是……最后竟然欲求不滿的把自己的兩個傭人都強了……我記得有個詞語叫做‘物以類聚’……茜茜公主,你該不會……也有那種愛好吧?”

    最后的話,戴雨瀟說的謹慎,就連音調也壓低了幾分,好似怕外人聽去了一樣。

    茜茜的神色陡然一變,早就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好臉色,胸口也劇烈的起伏著,“戴雨瀟!”

    “啊!茜茜公主,我也只是猜測而已,你可不要把我的話當真啊……我并沒有說你欲求不滿的意思……啊!你看我這張嘴,又亂說話了!”

    戴雨瀟雖說是說著道歉的話,可是臉上卻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模樣,看見緩緩朝陽臺走過的那道頎長的身影,她嘴角的笑意更加明顯了!

    “小賤,人,居然敢這么貶低我,看我不撕爛了你的嘴!”

    揚起手,高腳杯中的紅酒不偏不倚的落潑在了戴雨瀟的臉上,她卻沒有絲毫的閃躲,甚至是故意迎了上去。

    紅色的液體,沖散了她的發型,順著她的臉頰緩緩的滑下,身上的白色洋裝,也沾染上了紅色,顯得格外的刺目,整個人看上去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茜茜冷冷的一笑,對于這樣的場面,很是滿意,揚起手,又想要甩她一巴掌泄憤,可是手才抬起就被一個力道狠狠的扣住了手腕。

    “茜茜公主,你這是要對我老婆做什么?”

    專屬于慕冷睿的聲音低沉的響起,獨特的嗓音里透著淡淡的危險氣息。

    “睿,睿睿……你怎么來了?”

    他不是應該在那邊和摩德伯爵聊天的嗎?怎么會過來的!?

    “你欺負我老婆,難道還要我坐視不管嗎?!”冷冽的聲音微微上揚,危險的氣息不斷的擴大。

    “睿睿,這個女人根本一點都不適合你!”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茜茜也顧不得那么多,掙脫自己的手,急急地開口。

    “我和老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

    低啞的嗓音里帶著濃重的寵溺味道,語氣之間也多了幾分柔軟,說話間,慕冷睿已經越過她,來到了戴雨瀟的身邊,抬手拭去了她臉上的酒痕,將她緊緊的摟進了懷中。

    “老婆,我愛你!”

    他絲毫不介意宣示自己的愛意,說著動人的情話,在她的嘴角輕啄了一下。

    這樣的一幕,明顯刺激了茜茜,她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甚至忘記了自己是在參加宴會。她的雙眼嫉妒的發紅,恨不得沖上去將戴雨瀟狠狠的掐死,取代她的位置。

    “睿睿,睿睿,睿睿,這個世界上最適合你的人,只有我,只有我……你怎么可以和這個沒有任何優點的女人在一起,怎么可以!”

    茜茜的聲音一點點的加大,吸引了外圍人的視線,只是她自己卻不自知。

    “請叫我慕先生,我和你不熟!”看著外圍慢慢聚攏的人群,慕冷睿的眸中閃動著異樣的光芒!

    “誰說我們不熟……我們從前明明那么恩愛!”

    恩愛?

    圍在外面偷聽的人群,聽到她的話,都為之微微一震,真是沒有想到,慕冷睿竟然還和茜茜公主還有一段塵緣呢!

    “我還記得,你最喜歡帶著我去吃日本料理,你說你最喜歡我穿紅色的裙子……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你的喜好,你在床上喜歡背,入,式,最喜歡我親吻你的右耳垂……”

    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成為焦點的茜茜,不斷的說著露骨的話,為的就是要刺激戴雨瀟。

    “那是你情我愿的一,夜,情,我記得,我走的時候,似乎給了你一張五千萬的支票,讓她知道自己曾經和慕冷睿又多么的相愛。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踏進了早就編織好的陷阱之中……!”

    慕冷睿對女伴一向都是大方的,只是五千萬這么大的數目,倒是很少給那些女人!在他的眼中,那些女人根本就不值得!

    茜茜跟了他也有好一段時間,分手的時候,茜茜的家族正是沒落的時候,她需要錢四處打理關系。慕冷睿顧及著自己和她曾經的關系,便出手闊綽了一次!

    “你明明告訴我,那是聘禮,你說你會娶我的!”

    “娶你?茜茜公主,您不要再說笑話了!在我的眼中,你頂多不過就是一個高級,妓,女罷了!你有什么資格嫁給我?又有資格和我老婆比?她的腳趾都比你要高貴!”

    慕冷睿的話好似一把刀子,狠狠的扎進她的心臟,將她的胸口刺的生疼。同時,也刮在她的臉上,讓她頃刻之間陷入深深的難堪之中。

    “她比我高貴?她哪里比我高貴了?她還沒和莊語岑分手,便和你上床!又和那個東方糾纏不清,后來似乎還和那個叫做歐陽的男人曖昧不明!她才是一個放蕩、不知廉恥的妓,女……”

    重重的一個巴掌聲響起,劃破了夜空中輕淡的沉寂,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剛才所看到的一幕。

    慕冷睿竟然伸手甩了阿多維亞皇族的公主一巴掌!

    阿多維亞國家的面積雖然不大,但是在那里居住的很多人都是歐洲古老貴族的后裔,地位很自然的受到了推崇。

    尤其,茜茜還是柯西莫家族的公主,地位就更是非比尋常了。

    “慕冷睿,你居然打我?!”

    慕冷睿不說,只是挑釁的笑著,眉角飛揚著明顯的笑意。

    戴雨瀟也被眼前的情景嚇住了,暗自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警告他不要將事情鬧得太大,畢竟她也是一個國度的公主。

    相對于她的擔憂,他倒是顯得很鎮定,伸手握了握她的手,甚至還悠閑偷了個香。

    “賤,人,敢搶我的男人,我讓你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