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遮天 > 求三月保底月票,呼喚各位大帝
    “哧”

    殺手神朝的人的化成一道的虛影,一柄血劍在前,突破時空的禁忌,殺氣彌漫四野,依然不死心,發動了雷霆一擊。

    “鏘”

    火花四濺,像是一片流星雨飛舞,葉凡以行字訣躲避過去的剎那,點出了一道指芒試探此人,血劍紋絲未動,只是鏘鏘作響。

    凜冽的殺意、滔天的殺氣如一群太古兇獸狂奔,席卷蠻荒大地飛快沖來,無比的兇烈,另一名殺手王也到了。

    他們一擊未能奏效,并未離去,而是要以王者的絕對實力鎮殺葉凡,強大到這種程度殺教主如斬草。

    “就在等你們過來!”葉凡真的怒了,費盡心力對付太古王族,到頭來卻遭到了這樣的對待。

    他并未動用天劫,不想現在消耗掉,卻也不愿放走這兩人,哪怕他們是仙三斬道的恐怖王!

    “轟”

    遠處,猴子出手了,輪動一條大鐵棍,上坑坑洼洼,并非很很圓潤,這是當年的太古兇兵,他化成一道金光沖了過來,砸向一名殺手王。

    他已經仙三斬道,雖然初步邁入,但畢竟是古皇親子,實力之強大直追修行多年的王。

    其中一人立刻舍棄葉凡,迎了上去,擋住猴子,想要拖延時間,讓另一人斃掉葉凡,以為不會出意外,因為仙三的王殺教主如摘花一樣簡單。

    葉凡沒有什么好隱藏的,當時就祭出了那尊圣殼,這兩人他絕不會放過!

    “轟”

    猶如洪水滔天,一股血氣貫穿霄漢,磅礴威壓彌漫,遠遠望去,如一尊金『色』的大火爐,一下子將這里覆蓋住了。

    圣威!

    不可抵擋的圣威!

    “走!”

    這名殺手王當場悚然,疾呼另一人,轉身就逃,他們從來不會正面對決超越自己的人,以刺殺為主。

    “今天你們一個也走不了!”葉凡怒吼,一聲大吼,沖起一股金『色』的波紋,如一片瀚海一樣沖了出去。

    “噗”

    那名殺手王當場大口咳血,差點墜落下高空,雖不是圣人的法則,但卻是這個等階的聲波轟鳴,他自然承受不住。

    “沒錯,一個也別想跑!”猴子輪動大棍,追殺另一名殺手王。

    “刷”

    兩名殺王都隱進了虛空,在原地消失了。但是葉凡冷笑不止,腳踩行字訣追殺了下去,這等秘術對他無用,因為早已讀過天庭古卷。

    “轟”

    在這一刻,他不會動用什么法則,一拳就轟殺了出去,黃金血氣如一片神海一樣沸騰,涌向前方。

    “噗”

    虛空崩開,一口噴血又跌落了出來,頭也不回的繼續逃,手中血劍折斷,一條臂膀彎曲的不成樣子。

    “你果然得到了天庭的傳承!”殺手王低吼。

    “唵!”

    葉凡大喝,佛教六字真言出口,這具肉身和鳴,輕輕顫抖,頓時沖出一股金『色』的波浪,讓前方的虛空崩壞。

    “啊……”

    殺手王慘叫,他打出的神則傷不了這具圣殼,自己再次遭遇重創。

    葉凡眼泛冷冽寒芒,行字訣展開,身體化成一道光到了近前,探出一只大手一把將其抓住了。

    若論速度,而今的王者沒有一人能與他相比,根本不可能有希望逃掉,葉凡像是拎雞仔一樣將他掐了回來。

    遠處,猴子驚疑不定,雖然火眼金清,并未被那名殺手王擺脫,但是卻也快失去了蹤影,不能完全破開地獄的隱身秘術。

    “轟”

    葉凡趕到,一拳轟殺而至,將那名枯瘦的身影震落出了虛空,上去就是一道翻天印,劈蓋了下來。

    “啊……”

    一聲大叫,此人也是骨斷筋折,結果猴子的烏黑大也拍了下來,將其半邊身子打爛。

    葉凡像是拖死狗一樣,將這兩個殺手擺在了一起,全都是重傷垂死的樣子,身體在痙攣。

    “我等九死一生進紫山,費盡心力鎮殺神靈谷,源天祖師連命都搭上了,那個時候你們在哪里?剛換來一個平和的時期,你們就坐不住了,要扼殺我,活剝了你們!”

    葉凡一腳差點將一人的頭顱踏癟,心頭怒火洶涌,付出了很多,而這兩個殺手組織卻于此關頭來刺殺,讓他的心緒難以平和。

    “這兩人不太對勁,仙三斬道了,但是沒有那么強,好像哪里出了問題。”猴子相當的敏銳。

    “他們是半元神。”段德走了過來,非常的熟練,在兩人身上一陣『摸』索,結果狠狠的踹了兩腳,道:“還是殺手王呢,連件像樣的寶貝都沒有。”

    殺手神朝的重要人物都很謹慎,總會為自己留下一條生路,兩個王體都是前人留下的軀殼,并非真身,只是以半元神入主了而已。

    “難怪,我說怎么這樣弱,根本與王者實力不相符。”猴子道。

    葉凡探出一只大手,剝奪他們的元神,結果兩人的頭顱當場全部炸開了,瞬間成灰。

    “不僅對敵人狠,對自己也很狠,一半的元神就這樣毀掉了。”李黑水嘆道。

    “地獄,人世間,你們不除名,我便除名!”葉凡望向遠方,聲音鏗鏘有力。

    兩大遠古殺手神朝追殺的龐博、東方野、吳中天等人死的死,傷的傷,失蹤的失蹤,仇恨早已無解。

    “現在怎么辦,是要開創曠世大教,還是先去找兩大神朝的密地?”李黑水問道。

    他們一致覺得,而今應該先動用各自的關系,去尋找兩大神朝的各種線索,了解個通透,畢竟是古來不朽的傳承。

    “我以前一時心血來『潮』,建了一個礦教,而今遷到了一片綠洲中,我們可以在那里匯合。”葉凡詳細說了一個地址。

    猴子獨來獨往慣了,但也表示,不久后會趕到礦教出一分力,段德更是拍著胸膛說,一定會尋出遠古殺手神朝的陵園,挖個底朝天。

    李黑水可以去請教十三大寇,姬紫月與其兄長就更不用說了,姬家多半有絕密消息,東方蠻可以問族老。

    大黑狗醒來后,醉意消失了,呲牙咧嘴,咋咋呼呼,詢問是誰打了它悶棍,人們一致指向段德。

    “媽的,你們損不損啊,道爺我遁!”段德嗖的一聲沒影了,第一個消失在地平線上。

    “汪,汪,汪!”大黑狗追殺了上百里,『摸』著后腦勺的大包無功而返,叫囂著將來一定要收段胖子為人寵。

    最終,他們分別上路,厲天與燕一夕對這個世界不了解,兩眼一抹黑,只能跟著葉凡而行。

    “該去還寶了。”葉凡道,北域事了,太古諸圣蟄伏,功行圓滿,吞天魔罐在瑤池時就還給了各自的主人,圣殼也不得不要還回去了。

    再一次來到青蛟王的世界,葉凡他們受到了規格極高的禮遇,許多古妖都迎了出來。

    葉凡自不會托大,該有的禮節都一一做到,而后見到了赤龍老道,又謝過蛟王之子青衣,將圣殼歸還。

    這是一件無敵的人形兵器,妖族雖然豪爽,但是卻還沒有大方到將一具圣殼隨便送人。

    且,而今天下暗流洶涌,隨時可能會迎來黑暗,妖族很需要這具圣殼,以他來催動妖帝之兵,威力定然會成倍提升。

    “還要如玉回來嗎,如果需要,我可以立刻將她從西漠喚回來。”赤龍道人開口。

    “不需要了,很長時間內都不必了。”葉凡嘆道,向他說了此行的種種,道:“我希望永遠無需青帝出世,那一天永不到來。”

    說完這些,葉凡在赤龍老道雙目爍爍的神輝下站起身來,走出了這座大殿,向外行去。

    他要去見一位故人,上一次來時憂心忡忡,主要為借圣殼,根本就沒有多停留片刻鐘,而今一切終于平靜了下來。

    “去見什么人?”厲天嘿嘿的笑著問道。

    “一個妖精。”黑皇撇嘴,它并沒有忘記那個名為秦瑤的妖精,當時宮殿倒塌,它因此而被活埋了。

    清冷的風吹來,葉凡覺得渾身冰冷,登上那座山峰,松濤陣陣,樓閣不在,沒有一點生氣。

    在那松林深處,只有一座孤零零的墳,土包并不大,立有一塊石碑,清晰的刻著秦瑤這個名字。

    葉凡覺得從頭涼到了腳,再次來到此地,故人竟已香消玉殞,天人永隔。

    “怎么會這樣?”

    他一陣失神,而后無比傷感,十幾年遠行,回歸之后竟只見到了她的墳墓,他呆立墳前。

    “怎么,有一絲愧疚,還是有一絲傷感?昔年可以多見她幾面的,但是你從來沒有回來過,最終獨自橫渡星域而去。”一個身穿金『色』羽衣的少女出現,冷冷的說道。

    葉凡認識她,名為金燕,是這片世界的一個妖精少女,當時很惹人厭惡,可是而今聽到她的話語,卻生不出一絲怒氣,有的只是沉默。

    松濤陣陣,此地很凄涼,孤零零,只有這樣一座孤墳,讓人傷感。

    輕微的腳步聲傳來,三名妖族男子出現,分別為白鳳、金羽、苦竹,當年為秦瑤的追求者。

    “她怎么離開的,逝于何時?”葉凡沉默很久后問道。

    “死去未滿二百天。”白鳳答道。

    “什么?”葉凡一呆,這與他回歸的時間相仿。

    “得悉你回歸后,她很高興,可是很快又沉默了,開始拼命的苦修。”苦竹沙啞著聲音說道。

    “為什么,到底發生了什么?”葉凡看著他。

    “因為你與我們像是兩個世界的人了,修為太高,她拼命的想追趕,結果出了差錯。”苦竹低沉的說道。

    “很可笑是吧?”金燕擦淚,將幾束潔白的花放在了孤墳前,道:“對于你來說,她可能只是生命中的一個過客,算不得什么,而對于她來說,卻大不相同。”

    風大了,松濤嗚嗚,如在悲咽,孤零零的墳頭讓人感傷,葉凡呆呆的站在那里。

    “如果你從來沒有出現過,她會活的很好,或許已經與苦竹大哥他們當中的一個結為道侶了。”

    平靜話語在風中傳來,猶如刀斬在葉凡心間,讓他變得更加沉默了,什么也說不出,只覺得有一股酸澀。

    “不用傷感,不用失落,因為沒有必要。多年過去后,也許你會記得她,甚至偶爾還會有些苦澀,但這又有什么呢?她不過是你人生中一段還算深刻的風景,但風景終究是風景,永遠不會是你內心深處最重要的烙印。”

    過去,金燕很討人厭,而今卻說出了讓葉凡無法辯駁,也不能去辯駁的話語,句句見血,揭開傷口,鮮血淋淋。

    好吧,這章改了又改,所以就有了秦瑤的一半的命運,我不知這半個命運,大家會不會覺得過了。好吧,不管怎樣,還是這樣寫了。最后求下。

    。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