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官榜 > 第3132章 我要知道他的所有底細
    蘇沐和葉惜會出現在機場,絕對是宋匠沒有想到的。而現在因為他們兩人,葉錦俐也被直接帶走不說,自己更是被葉惜給羞辱了一番。到現在宋匠都能感覺到臉上滾燙的火辣,想到葉惜扇臉時候的果斷,想到葉惜離開時候的從容不迫,宋匠心底就涌現出憤怒火焰。要是說可能的話,他真的很想將葉惜摁倒瘋狂蹂躪一番。

    毒蛇眼宋匠不只是說說那么簡單。

    能在華盛頓這種地方操持談家生意的人,又怎么會簡單?

    葉惜,蘇沐,你們給我等著,今日之辱,我很快就會還給你們的。你們現在做事不占任何道理,你們沒有任何公義可言。搶奪別人的未婚妻,這種事宣揚出來的話,你們兩個都要承受社會輿論。

    宋匠眼底閃動著冰冷狠辣光芒的同時,拿起來手機撥打出去。

    “怎么樣?事情辦妥沒有?”談兵懶洋洋道。

    “對不起,談少,事情出現意外。”宋匠恭聲道。

    “出現意外?什么意思?你不要給我說你連葉錦俐這個女人都收拾不了。還是說你認為葉錦俐即將成為我的妻子,所以說你不敢對她動手。”談兵眉角挑起慵懶道。

    “不不不……談少,事情是這樣的…”

    當宋匠將剛才發生的一幕說出來后,談兵臉色唰的就憤怒起來,他一腳將眼前的桌子踢翻,“你說什么?又是蘇沐?是蘇沐和葉惜將葉錦俐帶走的?你確定嗎?”

    “當然確定,就是他們動手的。”宋匠恭聲道。

    “該死的。”

    談兵怒聲咆哮過后,冷聲道:“這事你做的很對,沒有必要和他們正面沖突。你準備下,我現在就買飛機票。我也會趕過去的。我要看看蘇沐到底會怎么面對我,連我的女人都敢搶,蘇沐真是沒有一點節操都沒有。”

    “我隨時恭候談少到來。”宋匠道。

    談兵會親自過來。這倒是讓宋匠有些意外。只不過想到葉錦俐即將是談兵的女人,想到蘇沐和葉惜這樣做。相當于狠狠扇談兵的臉,扇談家的臉,宋匠很快釋然。談兵要是知道后什么事都不做,才會淪為笑柄。

    “咱們走。”

    “走?誰讓你們走來著,全都給我站住。”

    誰想就在宋匠他們剛準備從這里離開的時候,從機場里面又走出來一行人,為首的便是歐米。這話就是歐米喊出來的,他高傲的掃過宋匠。毫不留情的喊住他們。

    “你是誰?”宋匠眉頭皺起。

    “我是亞肯羅布家族的人。”歐米淡然道。

    亞肯羅布家族?

    當這個身份從歐米口中說出后,宋匠身體微顫,臉上的不屑也變的緊張起來。在華盛頓混這么久的宋匠,如何能不知道亞肯羅布家族意味著什么?盡管這個家族在權貴云集的華盛頓談不上是什么大家族,但那要看是針對誰而言的。針對宋匠來說的話,亞肯羅布家族就是大家族,是絕對能將宋匠如螻蟻般蹂躪的上位家族。

    但宋匠當然不知道歐米喊住他做什么。

    “哦,您好,有什么事嗎?”宋匠態度軟化下來問道。

    “你認識剛才的那個男人?”歐米傲然道。

    剛才的男人?

    “你說的是蘇沐嗎?”宋匠頓了頓神,猛然問道。

    “蘇沐?他叫做蘇沐嗎?”

    歐米挑起眉角。“既然知道他叫做蘇沐就成,現在跟我過來吧,我要知道他的所有情況。你要是敢有任何隱瞞的話。應該清楚會是什么下場。像你這樣的黃皮猴子,我們亞肯羅布家族想怎么玩就怎么說,就算玩死了,都沒有人會關心你們的下落。”

    “不敢,不敢。”宋匠趕緊道。

    蘇沐啊蘇沐,你真是狂妄自大,自尋死路了,沒有想到你連亞肯羅布家族的人都敢得罪。你在天朝中是有點勢力,但這里又不是天朝。這里是華盛頓,是米國疆域。你在這里得罪了亞肯羅布家族的人。你這是純粹找虐。嘖嘖,好啊。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會將我知道的所有全都說出來,讓你這個亞肯羅布家族的人出手對付蘇沐。

    宋匠眼神無比狠毒。

    蘇沐并不知道后面機場中發生的事,他現在和葉惜坐在車內,原本就應該只有他們兩個才對。但現在多出一個葉錦俐,車內的氣氛就變的有些怪異起來。聞人庭離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她可不想聽到什么不該聽的。實際上從葉惜他們坐進車中后,整輛車就已經分成兩部分。這車是加長型的特制車,車內奢華至極,前排的人即便想要聽到什么都沒有機會做到。

    蘇沐現在還能想到剛才他和葉惜坐進這車時,交流團那群人的眼神是什么樣的。

    要多羨慕有多羨慕。

    要多妒忌有多妒忌。

    要多震驚有多震驚。

    “惜姐…”

    “別這樣叫我。”葉惜面無表情的打斷葉錦俐的話,眼神冷漠,“你應該很清楚,我之所以會幫你,是因為你有我想要的東西,假如說你給不了我任何有價值的內幕,那么你還是要下車的。你是要留在華盛頓還是要回到國內,都和我沒有任何關系。葉錦俐,你們葉家做過什么,你比誰都心知肚明,所以說你應該知道我的立場,知道我對你是不可能有好態度的。”

    “我知道。”葉錦俐苦笑著坐在位置上。

    如何能不知道?

    當葉錦俐看到葉惜在機場擺出來的排場時,她就比誰都清楚,葉家是真的做錯了。葉家所知道的葉惜,所認為的葉惜,和真實的葉惜相比,是微不足道的。葉家所認為的盛世騰龍不過就是一個小集團,但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他們所認為的小集團到底是如何強大,到底是多么雄偉壯觀的一艘商業航母,經融巨無霸。

    只有在電影電視中才能看到的專業護衛車隊,就出現在葉錦俐視野中,挑戰著她的承受底線。

    除了他們現在所坐著的加長林肯外,其余的車全都是經過特殊改造的,前后總共十輛護衛車,無數身穿黑衣的保鏢,這種陣容讓你看到后都會心驚肉跳。更別說這種車隊是配備著武器的,在米國這個允許擁有槍支的國家,如此車隊配備起來的武器火力絕對會讓人驚嘆。想到這里葉錦俐心底就感到越發苦澀,為家族苦澀。

    什么叫做有錢?

    這才叫做有錢。

    蘇沐安靜的端著杯香檳,眼神平靜的望著窗外夜景。身邊所發生的這幕,對他沒有任何影響,蘇沐是不會隨意干涉其中,他相信葉惜能做好這些,他能做的就是陪伴在葉惜身邊,和她一起承受葉家帶來的苦痛。想到葉家當初做出的那種行為,蘇沐心底都嗤之以鼻。一個糊涂的葉南山,一個目光短淺的家族掌舵者。

    葉錦俐將心態調整過來后,望著葉惜,認真道:“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叫你姐姐,但你始終都是我姐姐,你我身體中都流動著同樣的血脈,這是你想要否認都沒有辦法否認的事。我說這個,是想要讓你知道,我的每一句話,全都是發自肺腑的,不會對我的親人說謊。雖然說我現在要說的也是我親人的勾當,這話聽著是不是很嘲諷?”

    “是夠嘲諷的,只不過這種嘲諷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從你們葉家將我和父親驅逐出來的那天起,我和葉家就再沒有任何感情。不管你們葉家做出什么努力,不管你們葉家以后再做出什么事情來,我都不會原諒葉家。現在說說吧,我想要知道,你到底對當年的事情了解多少,我爸為什么會被葉南山驅逐?談家又到底是給了你們什么樣的好處,能讓你們做出那種舉動。”葉惜神色漠然。

    這個是葉惜想要知道的秘密。

    葉惜知道葉安邦同樣想要知道這個秘密。

    “其實這件事情在葉家內部都是個秘密,我能知道是因為我在無意中偷聽到的。當時爺爺和父親他們談這個的時候,他們沒有誰知道,我當時正好也在。”

    葉錦俐說出這話后,眼神中出現些許遲疑,她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將接下來的話全都說出來。因為說出來后,她沒有辦法確定,葉惜到底會拿著這個秘密如何對付葉家。

    葉惜沒有強迫,她安靜等待。

    蘇沐掃視過葉錦俐后,嘴角斜揚起來。

    “我知道你心中肯定矛盾,肯定在想葉惜要知道這個秘密后會如何對付葉家。你能這樣想,說明你還是個有良心的人,你還沒有想要將葉家置于死地。葉錦俐,我敢向你保證,就算葉惜知道這個秘密,也不會真的將葉家顛覆,我相信你心里其實也很清楚這點。難道你認為葉家落在葉惜手中會比落在談家手中還要糟糕嗎?”蘇沐淡然道。

    “你怎么知道的?”葉錦俐聽到這話后猛地抬起頭,難以置信的盯著蘇沐,眼神驚恐。

    我知道什么?

    蘇沐這下被葉錦俐弄的都有些懵神。

    葉惜也挑起眉角,看著葉錦俐緩緩道:“你到底想要說什么,你想說就說,不想說就拉倒,不要在這里裝神弄鬼。蘇沐知道什么?他剛才什么話都沒有說就知道了你說的秘密?還是說?”

    葉惜和蘇沐突然彼此對視一眼,神情凝重。

    兩個人同時想到葉錦俐所說的秘密是什么。(未完待續)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