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天唐錦繡 > 第三十四章 統一陣線
    荊王府。

    “哈哈,賢昆仲可是久未登本王這扇門,今日是什么風,將您二位給吹來了?來來來,快快入座,本王命人這就籌備酒宴,咱們好好喝上幾杯。”

    李元景熱情洋溢,將高氏兄弟迎入中堂,分別落座。

    高履行道:“這幾日繁忙,未曾來給王爺問安,正好今日得空,便來坐坐,叨擾王爺了。”

    “這話說的,見外了不是?”

    侍女奉上香茗,李元景伸手請茶,然后看著高真行,奇道:“四郎神情郁郁,可是遇了煩心事?給本王說說,能辦到的,本王義不容辭。”

    李元景素來輕佻,最愛與年輕人打成一片,也懂得如何與年輕人相處,房俊、杜荷等人都曾與李元景交好,對其頗為傾慕。

    只不過房俊那廝不知適合緣故,陡然之間便與他疏遠,甚至反目成仇,這令李元景頗為不解,一直郁悶在胸,不能釋懷……

    初時李元景頗為惱火,一個小棒槌,錯非看在你是房玄齡的兒子,還有些利用價值,誰愿意搭理你?疏遠了便疏遠了,往后離著本王遠遠的便是!

    可誰曾想這棒槌忽然開了竅,再不是以往木訥愚笨的愣頭青,變得口齒伶俐驚才絕艷,更是青云直上入了陛下的法眼,轉眼間就成了朝中炙手可熱的紅人,從工部衙門到京兆府,再到兵部左侍郎,官職一路高升,甚至自己拼的了一個侯爵的爵位,簡直要上天……

    于是,李元景更郁悶了。

    他結交這些官宦子弟,就是為了以后的未來鋪路,說是未雨綢繆與不為過,心想著待到朝中這一批跟隨陛下打江山的臣子漸漸老去,將來便是這些世家子弟的天下,自己提前結交,等到有所動作,必然應者云集。

    然而這一干世家子弟還成天瘋鬧紈绔正事兒不干呢,反倒是明確劃出了界線的房俊異軍突起……

    從此之后,李元景便暗暗發誓,要盡全力結交這些個世家子弟,任何一個都不能夠再疏遠了。

    誰知道哪一個就是下一個房俊?

    這種失誤,絕對不容許有一下次。

    高真行嘆了口氣,憤懣道:“如今父親致仕,怕是無人再將渤海高氏看在眼中,人人都能騎在高家頭上作威作福。吾兄弟非是貪圖富貴權勢之輩,然則眼看著家族門楣在吾等不肖子孫手中衰落破敗,如何對得起祖宗,如何對得起兒孫?”

    李元景心念電轉,頓時了然這兩兄弟的來意。

    這是在別處受了氣,跑到自己這里來尋找安慰,順道要一個承諾……

    頓時大喜過望。

    高士廉如今年事已高,整日里躲在府中不見外人,怕是已經沒有幾天好活,只要高士廉一死,高家必將一落千丈,從頂級門閥的層次迅速淪落。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渤海高氏畢竟是顯赫門第,底蘊無窮,高氏兄弟雖然非是絕頂人才,卻也各個詩書滿腹、文武雙全,更有高季輔這等資歷之人尚在朝中。

    現在高氏兄弟找上門來,這就意味著他們已經打算堅定的站在自己這一邊……

    李元景心中興奮,一拍大腿,佯怒道:“簡直豈有此理!渤海高氏是何等門閥?當年申國公于危難之中扶持陛下,更將外甥女嫁于陛下為妻,闔族拋卻生死站在陛下身后。可以說,陛下的大業宏圖之中,渤海高氏的功勞最甚,即便是長孫家也不可比擬,豈能讓屑小欺辱?可恨本王只是一個閑散親王,否則定要找上門去,給賢昆仲找回一個公道!”

    高氏兄弟要的就是這句話,眼下荊王雖然沒有能力,就算有能力也不敢去真的找誰的麻煩,可凡事只要一個態度,現在沒能力,難么大家擰成一股繩,去拼一個海闊天空就是了。

    高履行當即起身,一揖及地,沉聲道:“王爺義薄云天,吾兄弟心悅誠服,愿以王爺馬首是瞻,永不相負!”

    高真行亦有樣學樣,大聲道:“但凡王爺有令,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李元景簡直喜翻了心兒,還有什么事情能比一條艱難前行的路途之上有人同行更讓人快慰?

    趕緊起身,伸手相扶,慨然道:“賢昆仲瞧得起本王,本王指天立誓,今生今世,同富貴,共患難,永不相負!若為此誓,天打雷劈!”

    “王爺……”

    “王爺……”

    六手相扶,六目相對,溫情脈脈,情意綿長……

    “噔噔噔!”

    門外有家將快步跑來,見到堂中情形,略微一愣,趕緊收住腳步,叫了一聲:“王爺……”

    李元景大怒。

    沒見到我們這情投意合、肝膽相照么?

    居然跑來打擾老子的情緒,沒眼力見兒的東西!

    “滾出去!”

    “王爺……”

    那家將嚇得面色慘白,冷汗都滲出來了,卻沒有遵從命令,而是硬著頭皮站在門口。

    李元景一看,這是有重要事情啊……

    “有何事,只管直言便是,此間結實本王臂膀,無需避讓。”

    家將頭上的冷汗流得更多了,囁嚅著說道:“這個……王爺明鑒,此事事關重大,那啥……”

    “嗯?”

    李元景狐疑了。

    自己都這么說了,這個家將依舊沒眼力的吞吞吐吐,可見發生之事非同小可,而且明顯不能讓外人知道。

    可自己剛剛說得敞亮,這會兒就要避開高氏兄弟,多尷尬……

    高履行一看,連忙說道:“既然王爺有要務處置,吾兄弟便先行告辭,家父這幾日身子不大爽利,早前請了太醫去府上診治,得在一旁侍候著。”

    李元景練練點頭:“那該當回去伺奉榻前,改日本王下請柬,邀賢昆仲過府一敘。”

    “王爺,告辭。”

    “二位慢走。”

    將高氏兄弟送到門口,李元景陰沉著臉走回來,瞪著那家將,惱火道:“給本王一個必須避開高氏兄弟的理由,否則本王扒了你的皮!”

    家將嚇得大汗淋漓,吱吱唔唔,最終牙一咬、心一橫,道:“早先王爺讓吾等暗中跟著董娘子,今日董娘子出門,吾等在后面偷偷跟隨,發現……發現……”

    李元景心中一驚:“發現什么?”

    自打董娘子入府,即便是李元景這等見慣天下絕色的皇族親王,已被其所迷惑,食髓知味,心中愛煞。其在王府后宅的地位與日俱增,漸漸連荊王妃都感覺到了威脅……

    李元景倒是不以為意。

    他這人愛江山,但也愛美人,大丈夫寵幸自己心愛的女人,這有什么錯?當年楚霸王帶兵出征,還將虞姬帶在軍中呢……

    只不過他也有心病。

    這董娘子溫柔婉約、知書達禮,床第之間更是令李元景欲罷不能,唯有一樣不好,便是時不時的總要出府轉轉,還不許府中下人跟隨。

    一個女人,雖然不至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但是這般行為就惹人心疑了……

    李元景便派了人暗中跟著,以便掌握董娘子的一舉一動。這女子當年乃是醉仙樓的頭牌,又曾跟一樁“刺殺案”牽扯在一起,雖然憑借自己的名頭足以將這些事情盡皆壓下去,總歸是影響不好。

    更何況,他怕這千嬌百媚的小娘子在外頭有相好……

    當初房俊就曾成為董明月的入幕之賓,雖然李元景自身驗證董明月乃是處子,可誰知道一旦碰上房俊,會否舊情復熾,紅杏出墻?

    這絕對不能忍!

    李元景簡直無法想想一旦自己心愛的女人被房俊那廝勾搭成奸,自己淪為整個長安官場笑柄的情形……尤為重要的是,房俊那小子年輕力壯精力充沛,長得也不賴,萬一董娘子食髓知味,嫌棄自己了咋辦?

    事關男人的自尊,李元景絕對不容許這等事情發生。

    此刻見到家將吱吱唔唔,李元景一顆心都揪了起來,難不成最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

    家將見到自家王爺眼珠子都紅了,不敢拖延,說道:“董娘子前往西明寺,與一位僧人幽會……”

    “咣!”李元景覺得自己的腦袋好似被一道炸雷給劈中。

    娘咧!

    老子千算萬算,卻原來不是跟房俊幽會,而是一個僧人?

    簡直豈有此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