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在時凌一終于接受自己懷孕的事實后,孩子爹是誰就讓時凌一疑惑起來。

    兩個月。

    在這兩個月里,她就跟兩個人有了接觸,所以,這孩子是司長歌的,還是他的呢?

    時凌一頭疼了。

    但是,不管這爹是誰,這孩子,既然有了,她也不能輕易的不要。

    畢竟,也是一個條生命。

    雖然,前世作為殺手的自己也是滿手血腥了,可是,這虎毒尚且不食子,她也做不出傷害自己孩子的事情。

    想到自己這身體,從來都沒有女人每月要遇到的麻煩事,竟然就懷孕了,簡直是不可思議。

    而自己前世,因為是殺手,組織為了避免她們出任務的時候因為這而遇到麻煩,畢竟有人一痛起來就反被對方干掉,因此,組織研究了一種藥,一針下去,這每月都會出現的麻煩便會消失,與此同時,她們失去的不止是這,也喪失了做母親的能力。

    但他們殺手,過的本就是有今天沒明天的日子,孩子對他們而言是牽絆,是麻煩,所以,也就樂得同意。

    時凌一前世經常打針,也斷了那后患,跟他在一起后也后悔過,但也沒有辦法,而他也沒有在意,畢竟像他那樣占有欲強的人,根本不希望有孩子來搶自己。

    若不是——

    “請讓讓。”

    身后,傳來的聲音打斷時凌一的思緒。

    她讓出身子,看著一個青年推著拖車從她面前經過,而車上坐著的是一個大腹便便的女人。

    而那女人時不時的看著青年,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看得時凌一一陣沉默。

    她有了孩子,非但不知道是誰的,而且還離了可能是孩子爹很遠。

    時凌一不知道自己的心有多復雜,但最終還是將這些紛亂的思緒拋開,這大夫說她有些營養不好,血氣不夠足,還是先去買些吃的補補,畢竟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想著,時凌一便抬腳轉身走了。

    而很快,她就發現,她,迷路了。

    原本還能找到大夫的藥鋪,但現在,竟然找不到了。

    看著她完全陌生的環境,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這里一切對她而言都是陌生的。

    真是奇怪了,她難道走那么遠了嗎?

    時凌一微蹙了下眉頭,看著兩旁街道的小販,又朝著周圍望去,在聞到前方飄來的香氣,肚子也跟著不爭氣的響起。

    罷了,先去吃點東西再說。

    反正現在時辰還早。

    想著,也跟著行動了。

    很快,她就循著氣味來到一家酒樓的面前。

    她看著面前的酒樓,以及上方刻著字的牌匾,只見上頭寫著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醉云樓。

    此刻,正是用午膳的高峰。

    醉云樓里也是賓客如云,時凌一想也沒想的就走了進去,而剛一進去就被一雙手給攔了下來。

    時凌一有些疑惑的轉頭望去看向攔著自己的人。

    而那攔下時凌一的人看了眼時凌一的穿著,臉上盡是不屑,聲音也帶上嘲諷,“你可知這是什么地方?”

    聞言,時凌一微微的咪了下眼,打量了眼面前一臉不屑的店小二,冷聲開口,“這難道不是酒樓嗎?”

    聽時凌一這一說,那店小二就知道這肯定是外來的,難怪什么都不知道,他將一塊木板拿了出來朝著時凌一囂張一指,開口,“看到沒有,衣著不得體者恕不招待。”換而言之,窮人免進。

    時凌一不窮,也窮,因為她身上除了老漁民夫妻給的碎銀子就沒其他。

    而現在,她是被人瞧不起了。

    時凌一雖說不一定非進這醉云樓不可,但這店小二的氣焰如此強盛,讓她非常的不滿。

    這滿滿的瞧不起人,讓她的手跟著癢起來。

    “若是我非要進去呢?”

    見時凌一沒被氣跑,反而想要進去的心更加強烈,那店小二看了眼時凌一那絕美的臉,別有用意的開口,“你想進去,那也可以。”

    聞言,時凌一眼眸一轉,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那店小二。

    “只要你能贏我們店里頭的賭王,店里的東西你可以隨便吃,若是輸了,后果你可要想好。”

    店小二這話可不是那么中聽,可卻讓時凌一明白了。

    這想吃點東西,還要被人看不起,這換做誰都忍不了。

    時凌一更是如此,一直以來,瞧不起她,傷害她的人都沒好下場。

    現在,她算是非進不可了。

    她倒是要看看,什么店那么了不起。

    時凌一應下了,那店小二讓時凌一等著便跑進店里,很快就出來讓時凌一進去。

    而一進店,時凌一總算明白原因。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