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枕邊獨寵:總裁嬌妻太搶手 > 第537章 你一定要這么想嗎
    許男林故意大聲的說到,他知道許父在為今天發生的事情而生氣,所以他才不得不說話,來緩解此刻尷尬的氛圍。

    “你吃什么吃,就知道吃。讓你在外面好好學習,為什么你要偷偷摸摸地跑回來啊!”原本還在生氣的許父,在聽到許男林的聲音以后,剛好將自己的怒火全部都發泄在許男林的身上。

    “我,我……”許男林此刻還真是覺得心里很是委屈,早知道自己就不自作聰明的說這些話,現在可好了,所有的怒火全都發到自己的頭上,許男林心里這樣想著,臉上的表情也是很復雜。

    “爸,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和我說吧,不必這樣。”最后還是許又庭出言阻止了許父繼續將自己的怒火發到許男林的身上。

    “你還有臉在這里和我這樣說!”原本許父還沒有對今天的這件事情發表什么言論,但是剛剛許又庭這么一說,終于將許父的注意力成功的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爸,我這么坐你是知道的,我是有事情耽誤了。”許又庭聽到許父的責備以后,一直懸著的心也就慢慢地放了下來。只要許父和自己說話了,那么這件事情就好辦了。

    “你不用和我解釋,你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有你自己最清楚。如果你是真心的,那么你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嗎?”許父越說心里越生氣,所以也不再顧及此刻葉佳心也在場,她聽到自己說這些話的時候心里到底是怎么樣的感受。

    “爸,你一定要這么想嗎?”許又庭此刻葉被許父的話刺激到了,他不再壓抑自己的情緒,而是一節說了出來。

    “好了,好了。既然又庭最后還是來了,那就好了啊,沒有什么事情是大不了的。”許母眼看著此刻父子兩就要爭吵起來了,于是連忙出言阻止了這一場即將爆發的戰爭。

    “哼!”聽到了許母的話以后,許父也沒有再說一些什么,他只是哼了一聲然后甩了袖子就離開了客廳。

    此刻客廳里面又陷入的沉默,剛剛許又庭和許父的談話葉佳心無疑是全都聽到了耳朵里。她沒有說什么,葉不想說什么因為她知道許父剛剛所說的一切只是在陳述事實罷了,她沒有任何理由反駁許父所說的這些話。

    “好了,又庭既然你們今天因為突發狀況這個婚禮沒有辦成功,那么以后再找個機會不上就好了。”原本許母是十分反對這個婚禮的,只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不得不這樣做了。

    “媽,婚禮就不用了在補辦了。剛剛又庭已經帶我去領了結婚證,所以我們也就不需要婚禮了,原本也就只是一個形式而已。”葉佳心這么說著,其實心里卻不是這么想的。婚禮是每個女人一生當中最最向往的事情,誰不想看著自己穿上美美的婚紗,等著自己心愛的人從父親手上將自己接過去。可是這一切她都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的了,因為她既沒有父親也沒有愛她入骨的人,所以這樣的婚禮就只剩下那層婚紗了,那么她不要也罷。

    “你說又庭剛剛跟你出去是領結婚證的?”許母聽到了葉佳心的話很是震驚,她沒有想到我許又庭會直接把結婚證給領了,畢竟他一直都是很抗拒這個婚姻的。

    “是的媽。”葉佳心繼續偽裝著自己,她要讓自己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一些,因為這樣的日子她可能要過很久,所以她必須得習慣這樣的日子。

    “好的,那么既然是這樣的話,就隨便你們吧。你覺得呢,又庭?”許母最后也不好再說什么了,結婚證已經領了,事情已經成了這個樣子,所以她也沒有什么好做的了,一切就全部交給他們自己處理吧。

    “嗯。沒有什么事情,我就和佳心先走了。”許又庭簡單的回答完母親的之后便不再想要待在這個地方,此刻的他必須出去,找個發泄口將自己此刻內心所有的壓抑全都發泄出來,然后才能有更多的精力來面對以后這樣的日子。

    “好吧,那你們就先回去吧。”許母似乎看出了許又庭此刻內心的想法,她沒有多說什么也沒有挽留他,她能做的就是讓他好好的放松放松。

    許又庭在聽到許母的回答之后,便率先離開了客廳。葉佳心看到許又庭離開,便也站了起來。她簡單的和許母道別之后,便追了出去。

    “哈,以后就有好日子看嘍。”在許又庭和葉佳心都走了走過后,一直在客廳里什么話都沒有說的許清歡突然間說了一句一個花以后。便也站了起來轉備出去。

    一直作為許母掌心里的寶貝的許男林,看到客廳人走的也都差不多了,便也準備起身離開。

    “媽,那我也走了。”許男林說完了這一句話以后,便立馬站了起來,向外面走過去。

    “站住,你想去哪里啊?”許母在許男林快要出去的那一瞬間,叫住了男人,然后忍著笑意的看著許男林突然停下來的背影。

    “哎呀媽,他們都已經走了,你還叫我干嘛啊?”許男林站住了,然后背對著許母說道。他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溜之大吉,可是沒有想到自己還是被留下來了。

    “你就給我好好的在家里,陪陪我哪都不許去!”許母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她慢慢地向許男林走過去,然后將他摟在了懷里向樓上走去過,這樣這一個家至少還有一個可以讓他們開心的孩子,這一切似乎就足夠了。

    三個月后

    “快起床,快起床,你懶死了!”一早宋甄珠還在睡夢之中,就被夏敏的奪命連環叫給吵醒了。此刻一臉沒有睡醒的女人,睜開睡意朦朧的雙眼看著夏敏。

    “干嘛,你這么早就喊我干什么啊!”宋甄珠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手機看時間,當她看到手機上那個屏幕上顯示的時間為七點多的時候,她整個人都不好了,她覺得這么早她簡直就被世界給欺騙了,想到這里宋甄珠很不滿的對著在客廳里忙碌的夏敏感到。

    “你叫什么叫,還不給我趕快起床。今天你忘記了嗎?你答應我要干什么嗎?”夏敏一邊對宋甄珠說道,一邊將她從床上給拽下來。

    “什么啊?我昨天答應你什么嗎?”宋甄珠一邊向衛生間走著,一邊對身后的夏敏說道,此刻她的腦子里全都想的是睡覺,其他的事情她已經一件事情想不起來了。

    “你說今天你要出去應聘!”夏敏無奈只能對著宋甄珠說道,找你她從之前的醫院辭職以后就一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所以夏敏實在看不下去了她在這樣一直在家里呆著了,所以才天天催著他出去找工作。

    “應聘?我什么時候說過的,我怎么都不記得了。”聽了夏敏的話,宋甄珠還是沒有想起來自己昨天究竟說沒有說過。

    “總之,你今天必須給我去應聘,不然你就不要回來了!”夏敏不想再和她糾結于到底有沒有說過這樣的話,她一把將女人推進衛生間之后,然后就把門給關上了。

    大概十分鐘之后,宋甄珠已經洗漱整齊的從家出門了。她手里拿著一片面包,然后漫無目的的向外面走去。宋甄珠看著此時此刻的場景,她突然想到也是在這里,也是在她準備出門找工作的時候,她遇到了一直在這里等她的赫連城。那個時候她還記得,赫連城對自己說過,他之所以會在這里遇見他,是因為在這條路上他已經等了她好長時間,宋甄珠想到這里心里便立馬充滿了斗志,每次都是在她最無助最需要的時候,赫連城永遠都是第一個出現在她的身邊的。

    其實她不僅學過醫生這個專業,她在國外的時候也是進修過公司管理之類的,因為她們家之前也是總有一定的產業的,而他的父親只有她這么一個孩子,所以希望以后將來能夠將自己的家業傳給她,所以為了不讓父母失望,她就出國去進修了管理方面的知識。

    所以宋甄珠這一次不想再回到醫院了,因為自己的父親年齡也已經大了。而家里的公司又急需有人去接管。所以她必須不能在這樣討厭下去,她需要為父母撐起一片天空,想到這里的宋甄珠,毅然決然的向一家公司走了進去。

    “我交代你的事情怎么樣了?”辦公司里,中央空調的吹出來的冷風使得房間很是涼爽。房間里的聲音在此刻也顯得很冷,赫連城修長的手拿著筆在轉悠,就連說話都這么優雅。

    “赫總你放心吧,我已經按照你的安排去做了,她今天已經去公司面試了。”阿玄對著坐在辦公椅后面的男人說道,他的語氣也顯得很冷靜,和這個房間的氛圍剛好合適。

    赫連城聽到了阿玄的回答以后,臉上也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微笑。其實他早就想要幫宋甄珠了,可是又害怕女人的自尊心不允許他這么做,所以才使得他不得不想到這個辦法。

    “您好,我是宋甄珠,我是來應聘你們這里的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的。”宋甄珠走到里面對著一眾面試考官畢恭畢敬的說到,她今天是勢必要成功的,所以她連說話也顯得很是自信。

    “你就是宋甄珠?”在看到眼前的女人自報家門之后,其中的一個考官也出言相問,他一邊看著宋甄珠一邊將她從頭到尾打量了一個遍,最后也沒有從宋甄珠身上開到這個女人有什么其他不同的地方,所以語氣之中也是充滿了不相信,他不明白為什么這樣普通的女人,為什么會得到自己老總的青睞。

    “是的,我就是宋甄珠。”宋甄珠此刻心里也覺得很奇怪,她不明白為什么剛好和她說話的人會用那樣的眼光從頭到尾的審視她,所以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氣候,她還是一臉很奇怪的表情。

    “好的,你被錄取了。”那個考官在再三確認之后,便對宋甄珠說了這樣的話。

    “真的嗎?我這樣就被錄取了啊!宋甄珠在聽到了男人的說話過后,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她明明就只報了一個名字,怎么就這么輕易的被錄取了,宋甄珠難以相信這一切就這樣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是的,你已經被我們公司錄取了,現在先回去,過幾天我們會來通知你上班的。”男人對一驚訝的女人說道,表面上沒有什么,可是心里卻很鄙視她。明明是自己看著老板走后門過來的,可是卻轉成這樣一副很無辜的樣子,男人想到這里臉上又忍不住的出現了鄙視的神情。

    雖然宋甄珠也看出了男人表情的異常,但是突然被錄取還是沖淡了此刻內心的疑慮。她開心的向外面走著,然后打電話給自己的母親說道。

    電話接通了,那端傳來自己母親的聲音,那一刻宋甄真的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最幸福的人了。宋甄珠開心的對宋母說道,和她分享此刻的喜悅。

    “媽,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啊。我被盛達公司給錄取了,你知道嗎那是盛達誒。”

    宋甄珠說道這里言語里充滿了激動,她興奮的兼職就要跳了起來。

    而宋母聽到這個消息之后,卻并沒有像宋甄珠一樣很開心,她擔心的事情還是來臨了,難道自己的女兒就是躲不過去嗎?

    “小珠,你難道從來沒有想到回家來幫助你父親嗎?畢竟我和你父親也已經老了,需要你回到身邊來。”宋母說著,希望可以委婉的將女兒勸回來。

    “哎呀,媽我就是因為想要回去能夠幫到爸爸的忙,所以才想要到大的公司去實習,然后積累經驗啊。”宋甄珠此刻也很能理解母親此刻的心情,她只能耐心的和自己的母親說道。

    “可是,你回來公司不是既能幫到你爸爸,又能積累經驗嗎?這樣也不是挺好的嘛,而且我們都很想你回來。”宋母繼續和宋甄珠說著,她就是害怕三年前的事情再一次發生在自己的女兒身上,或者是她突然想起當年的記憶,不管是哪一種可能,這都是她不想看到的。

    “哎呀媽,那怎么能一樣呢!我是希望我能夠有足夠的本事然后回去給爸爸幫忙,而不是回去看著他工作。”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