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都市之逍遙諸天 > 第六百二十一章 授爵之時展殺機
    “敕命,茲有西北大元帥方澤率部力挽狂瀾,拯救皇朝邊荒于傾覆之間,功高卓著,朕心甚慰,特于新紀元銀河歷3年1月16日,敕封方澤為皇朝一等子爵,世襲罔替。”

    黎陽殿中,響徹著宏亮的唱宣聲。

    在方澤接下挑戰后,雖不知方澤之意,夏皇殷翰還是選擇先行舉行授爵儀式,給予方澤正式稱號,把他牢牢綁在大夏這艘隨時可能傾覆的戰船之上。

    殷翰危機感十足,不代表下面的人能清楚認知現在大夏的情況,當他們聽到方澤憑一場戰役竟能得到世襲爵位之時,舉眾嘩然。

    這些人中,尤以黎嘉樂一系的官員抗議聲音最多。

    若是以往,殷翰可能還會廣開言路,聽從他們的意見,但如今卻是不可能了。

    “陛下,皇朝爵位本就有限,如今只因一場戰役便讓一位從未在皇朝實際擔任過任何職務的人一躍而升為世襲子爵,陛下不覺對依舊在前線拼搏廝殺的將士們不公平嗎?”

    一名中年上將憤慨出聲,他雖知皇帝將對方澤進行授爵,但從來沒有想過竟會是世襲爵位,而不是想象中的榮譽爵位。

    要知道自大夏初定數百年來,整個大夏的世襲爵位便不超過二十之數,殷翰此次決定簡直令這名從軍多年的老將無比憤慨,以至于把嫉妒之色顯露無疑而不自知。

    “是啊!陛下三思!”

    反對聲音此起彼伏,瞬間把殿堂中壽宴氣氛破壞得一干二凈。

    方澤眉毛微挑,他也沒想過殷翰竟會給自己世襲爵位。

    大夏的世襲爵位含金量極高,不僅能得一座城市當作封地,且稅賦不用上繳至國庫,相當于私人領地,除此之外,爵位的加持并不僅僅局限于大夏國內,在他鄉異國,只要是與大夏締結盟屬之約的國度,大夏子爵,亦是盟國子爵,甚至有更高的地位。

    無怪乎反對聲浪不絕于耳。

    方澤撓著頭,理論上,只要大夏存在,這個爵位所帶來的持續利益可能會極其豐厚,但憑他目前的身家,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因此他無視周邊無數殺人的目光,直接了當地接下了敕命。

    “謝過陛下!”

    殷翰怕的便是方澤不接,見他接下,心下大暢,一樣無視反對的聲浪,大笑道:“好,諸位卿家不必再言,朕意已決,現在便請我們新晉的爵爺與軍中人杰為我們來一段精彩演武,準備!”

    一聲令下,整座殿堂內突然黯淡下來,接著一陣戰鼓聲驀然緩緩奏起。

    面對如此境況,反對的官員也不得不暫時停止喧嘩,看向燈光匯聚的兩人。

    黎嘉樂在聽到方澤被封為世襲爵位后,便一直沉默,見狀不由笑道:“陛下看來很看好方澤元帥的未來!”

    殷翰不置可否,笑道:“愛卿認為他們誰人能嬴?”

    黎嘉樂見殷翰神態,眉頭微皺,片刻即展,笑應道:“自然是方澤元帥無疑!”

    “哈哈哈,卿家之話便是朕想聽的,朕要上前去看著,你們誰跟孤來!”

    說是如此說,殷翰卻并沒有等待其他人,徑自在殷文山的護衛下,走向方澤附近。

    東門博與姒山鳴等人見狀,連忙跟上。

    黎嘉樂見到場其余六大上議員盡皆跟上,眼中陰霾一閃而過,冷哼道:“遲早要把這些老家伙吞掉!”

    身邊早被收服的將官上前低聲道:“大人,我們不去?”

    “去什么去,沒看到那邊都擠滿了人嘛!”

    另一名在大夏朝中勢力頗深的官員冷冷說了一句,“當真令人不爽,竟令一個毛頭小子爬到頭上來了!”

    黎嘉樂瞪了他一眼:“噤聲,看看場合!”

    “放心,現在旁邊都是我們的人。”

    “都是我們的人?”

    聞言,黎嘉樂一怔,突覺一絲不妥,然而當他環視四周時,一時卻沒能看出任何問題,整座殿堂內此時惟有響徹著被戰鼓聲鼓動起來的將官們熱烈的狂吼聲。

    其實他若是再小心一點,便能發現,此時殿堂中已經分成涇渭分明的兩股勢力,兩股勢力且分兩邊,以演武看臺為分界線。

    可惜這世界上沒有如果!

    看臺上,方澤淡淡一笑,朝關修杰抱拳道:“可準備好了?”

    關修杰從侍從旁邊接過一柄長劍,微微一抖,朗聲道:“但憑君令!”

    “很好,鎖靈抑魂,雷亟滅元,踏步蓮華生,一動鎮山河!”

    令字一落,方澤神色驟轉肅然,神秘符文自他周身環繞而起,符文隨著神言驟然化成破邪驅魔之神圣法陣,于昏暗的殿堂中拔地而起,與此同時,一朵破邪紅蓮亦從法陣中綻放,緩緩升空,照耀殿堂。

    破邪鎮魔之力驟然綻放,朝四周迅速席卷開來。

    “不好,有詐,我們中計了!”

    當看到方澤使出招式后,黎嘉樂神色驟然大變,口中狂喊,身形同時疾退。

    而他所同化的下屬便沒這么幸運了,當驚變倏起之時,這些人依然處于憤恨不平當中,直至方澤的破邪之力朝他們席卷而來之時,他們根本沒來得閃避,瞬間團滅。

    然而詭異的是,他們并沒有死,只是身軀僵化,陷入昏睡之中,更有無數污穢自他們周身溢出,掉落滿地。

    “殺!”

    當看清那滿地污穢竟是無數漆黑的藤蔓殘渣之時,殷翰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殺意,當方澤“殺”字出口,己身亦持刀狂斬而出。

    “保護陛下!”

    殷文山與姒元武等人見殷翰竟親自上陣,連忙護衛左右。

    慘叫聲此時方才響起,此起彼伏,凄慘異常。

    突然的驚變亦令一些不知情況的將官無所適從,相顧駭然之余,連忙朝旁邊疾退,以免被波及。

    黎嘉樂一邊狂退,躲避方澤的破邪之力,一邊疾言厲色,狂叫出聲:“陛下,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朕想做什么,難道你不清楚嗎?”

    殷翰厲聲狂喝:“你這異域狂徒,竟敢肆意占據我大夏將官之身,視為傀儡走肉,朕今天若不殺你,枉為夏皇。”

    聽得殷翰之言,那些不明真相的人方才恍然,盡皆失色。

    “不可能,你是什么時候知道的?”

    聽到殷翰之言,被蒙在鼓里的黎嘉樂如遭雷擊,轉眼驟然醒悟,兇厲目光直射方澤,厲聲吼道:“是你,是你小子對不對!”

    方澤身形急轉,直面黎嘉樂,淡淡道:“既然處處針對我,便當知有今日!”

    話落,方澤掌化紅蓮火焰,疾印而出。

    “破邪蓮華!”

    “血煞絕殺!”

    黎嘉樂恨極方澤,止住身形,渾身血氣涌動,煞氣狂飆,朝方澤正面迎擊而來。

    他潛伏此方天地許久,在遇上黎嘉樂這具身體以前,便已恢復相當實力,潛入大夏高層后,更是吸食掉至少數千精氣血無比旺盛的武者,讓他破損的身體漸漸恢復,已有巔峰五成實力,自忖已經可以拿下方澤。

    “給本座死來!”

    身份已然被識破,黎嘉樂念頭急轉,也不再掩飾,出拳的瞬間身形瞬間漲大,化成高達十丈來高的血獄人藤之像,無數藤蔓匯聚成拳頭,狠狠擊向方澤。

    轟!

    兩人狠狠碰撞,然而出乎黎嘉樂意料的是,以他目前的實力竟完全擋不住方澤一擊,藤蔓化成的拳頭不僅瞬間被轟得破碎,更被一擊擊中身體,龐大的身軀重重撞擊在后方的看臺之上,霎時碎石齊飛,塵霧彌漫。

    “不可能,你對我做了什么!”

    黎嘉樂艱難從破碎的墻體中跳出,這時的他方覺有陣陣虛弱之力自血肉深處涌起,制約著他力量的發揮,神色頓顯煞白。

    “沒做什么啊!是你太弱了!”

    方澤懶得解釋,腳踏玄妙步伐,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一柄通體火紅的長劍,朝黎嘉樂斜斬而下。

    長劍乃是八階靈器,名為玄炎斬邪劍,當劍身斬在黎嘉樂看似龐大而堅硬的身軀上時,頓顯威力,一根粗壯如同三人合抱樹干的藤蔓被方澤一劍斬落,大量黑血倏然沖天而起。

    慘叫聲首次自黎嘉樂口中叫出,他神色猙獰,仰首狂吼:“孩兒們,給本座出來,殺光他們,殺光他們。”

    然而任憑他喊破喉嚨,平時隨叫隨到的手下無一出現,在場的下屬則被方澤陣法之力緊緊束縛住大部分實力,或被斬殺,或是失去知覺,陷入昏睡當中。

    原本恢宏的殿堂頓成修羅之地,黑血遍地,無數如同炭渣的碎沫填滿地面,散發的惡臭簡直令在場的人無法自持,有些忍耐力稍弱的將官早已嘔吐連連,讓殿堂內的惡臭更加濃厚。

    “怎么可能?你究竟做了什么?”

    眼見手下無一到來,黎嘉樂瞳孔張得大如銅鈴,死死瞪著方澤,“你怎么可能有這樣的實力?你不過填海境界,在本座眼里,隨時都可以捏死你!”

    方澤步步緊逼,冷聲道:“境界并不等同于實力,你連這點最基礎的都不知道嗎?虧你還出身血獄魔神殿!”

    聞言,黎嘉樂再受驚駭,龐大身軀連連后退,直指方澤:“不可能,你是怎么知道的?”

    “也許地府有人會告訴你!”

    方澤嘴角微揚,神情凜冽,話音未落便縱身而起,玄炎斬邪劍化出一道長達三丈的劍氣,疾斬而出。

    “斬邪驅魔,祛靈破煞,梵海蓮華斬。”

    沉喝聲中,只聞陣陣仿若自亙古傳來的神音降世,洗滌人心,驅魔意,斬邪念,當聲音漸響之際,朵朵蓮華于火焰海中綻放,形成滔天劍氣。

    面對如此滔天攻勢,黎嘉樂面露絕望,眨眼又現狠色,身軀狂漲數倍,直欲沖破殿堂頂端,接著身上無數藤蔓匯聚于一處,血氣,魔氣,煞氣,三氣不要命地狂涌而出,令整座殿堂頓時劇烈搖晃,碎石齊落。

    “三煞魔藤,給本座擋住——”

    大半魂力被削,絕望之中的黎嘉樂驀然狂吼,使出自身最強招式,意圖阻擋方澤強大的攻勢。

    然而沒有意外,沒有絕處逢生。

    神秘的梵海蓮華劍氣如同一柄鋒利的神劍,連同三煞魔藤一起,把黎嘉樂整個身軀一劍兩斷。

    “不——”

    慘厲聲中,一道三角藤影自黎嘉樂崩壞的身體中疾馳而出,借著重重阻礙,朝天際掠去。

    然而沒等他掠出殿外之時,一張大手快若流星,緊緊抓住了他。

    “放開我,你既知本座身份,當知得罪血獄魔神殿會是什么下場,放開我!”

    抓住他的自然是方澤。

    方澤以蓮華業火包裹住右手,以防被這株人藤侵噬,聞他之言,卻是輕輕搖頭,冷冷道:“比起血獄魔神殿的威脅,我更想知道你為什么要處處針對我!”

    “放了我,我就說!”血獄人藤見方澤神色不對,心中恐懼頓升,尖叫連連。

    方澤一笑,露出雪白無暇的牙齒,淡淡道:“不,比起你,我更信任自己的手段。”

    “不,你想對我做什么?”血獄人藤恐懼越甚,開始劇烈地掙扎,但已是徒勞,當方澤奪魂之術使出之時,他殘留的魂體頓時僵住。

    “掙扎無用,敕命·驅靈馭魂法無斷——”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