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59章 一劍兩季
    聽說劍城十八劍子皆深藏不露,可骨子里的劍氣與傲氣一樣沖天,絕對不是一群和藹可親的朋友,若是一個個找上門來,豈不是要從今年打到明年?暮洛苦笑著摸摸下巴,暗道這十八劍子還真沒有一個簡單貨色,這位看來是要挖墻腳了,走了一個小猴子還有這么一個漂亮的姑娘,不得不說必孤挑孩子的眼勁確實厲害,各個都是不曾被挖掘的璞玉,稍微打磨一下自然光澤動人,可必孤劍子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走了一個小猴子已經讓他幾乎瘋狂,這位劍子話一出口,必孤提起幽冥劍便走,將爛攤子都給了暮洛。

    好個一石二鳥的好計謀,暮洛冷笑,倒是也接了必孤的試探,這劍城十八劍子他注定要一一拜會,躲掉的麻煩自然不用躲,暮洛將目光落在那少女身上,這女孩聰明的很,毫不猶豫的站在了暮洛身后,繭劍子那原本笑容滿面的臉色立刻陰沉下來,第一輪交鋒他竟然輸了?這可不能忍,劍城十八劍子各個深藏不露,可在這十八劍子中唯有一人最是清高冷傲,比起各大劍子來除了一身強大的修為,更多了一種對完美的偏執,聽說在劍城十八劍子中繭劍子想要得到的東西一定會到手,哪怕是不擇手段。

    “你就是第十九位劍子,劍城已經很久沒有出過新的劍子了,上一次的小十九死在了八部浮屠塔的一位出世子手中。”

    那個討人喜歡的女孩看來是不會跟著自己走了,除非那少年死了還有機會,令一個女性折服很容易,那就是展現出足夠的強大,繭劍子頗有深意的朝著暮洛一笑,語不驚人死不休,難道在自己之前還有第十九位劍子?暮洛一愣,可很快他便釋然了,劍城如此大的一座古城,又占據了一整條修行里路,天時地利人和一應俱全,哪里缺那么一兩位劍子,可縱觀歷史,一共也就十八人一直站到了今天。

    暮洛微微一笑,右手按在了腰間的‘夏蟬’上。

    如此果斷的舉動倒是令劍子稍一愣神,可這位劍子旋即冷笑,這樣才有意思,如果這小十九還有那么多廢話,才是真的無聊了,劍是殺人之器,劍者便是殺人的人,繭劍子的眸子與暮洛那認真且玩味的眼神碰撞在一起,此時此刻,這位劍子才真正露出了一絲好奇的目光。

    對他而言,好奇便是認真,作為一位最喜歡花草的劍子,他從來不對人感興趣,比起人與人之間的勾心斗角,這位劍子更喜歡與自然為伍,這種性格也與他的‘化蝶’三劍一樣,超凡脫俗。

    一個能讓必孤都信任的少年,就算差也差不到哪里去,繭劍子在心中對暮洛的評價稍微上升了一些,可惜這位劍子并不知道暮洛面對的劍子并不知必孤一人,還有一位和他學過烤肉的云鶴……

    繭劍子好似還不死心,又朝著暮洛身后的那女孩笑道:“我看你像荷花,所以想帶你走,你不愿意?”

    這少女搖了搖頭,舉起了手中的木劍,繭劍子覺得這是一個很愚蠢的決定,但并沒有辦法,一般越漂亮的女孩越是愚蠢,在他很年輕的時候就明白了這個道理,既然第一個目地不能完成,那只有在第二個上面下點功夫了。

    繭劍子伸手朝著虛空一拉,將小胖子手中的花紋古劍拉到了手中,這是他的第一柄劍,也是最喜歡用的一柄劍,繭劍子癡迷的凝視著這古劍上花紋,笑道:“小十九,這‘如繭’劍不殺人,只傷人,我對上一位小十九劍子太過仁慈,并未傷到他,所以讓他狂妄自大,去招惹了不該招惹的出世子,可惜。”

    繭劍子并非開玩笑,一道道劍氣從這位劍子周身溢出,與小胖子運用的手段一樣,這劍子身形縹緲靈動,猶如一只蝴蝶般飛到了暮洛身邊,所謂化蝶,也莫過如此。

    聽到這劍子玩味的語氣,暮洛微微動容,也笑道:“所以?”

    繭劍子如碟飛舞,聲音輕柔:“所以這一次不讓了。”

    話語剛落之際,一柄劍從云端而落,朝著暮洛的頭頂斬去,和繭劍子說的一樣,這一劍威力極大,絕對用上了一位劍子真正的本事,就算讓了又如何?這小十九劍子注定要在未來面對出世子,就算活過了今天,也會在某一天被這殘酷的修行界淘汰,然而盯著渾然沒有舉動的暮洛,繭劍子微微皺眉,難道他看錯了,這個小十九并沒有真本事?還是說他與必孤都看錯了?很快繭劍子的疑惑就有了答案,暮洛沒有讓他失望,這第一劍被接了下來,暮洛右手依舊按在腰間的夏蟬上,而在他頭頂之上卻陡然多出了兩只粗壯的手臂,此時這位少年一共生出了四只手臂,如此莫測的神通令四周的孩子紛紛驚呼,他們在這條修行路上只看過劍,也只會劍,暮洛這種非一般的神通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

    繭劍子眼神一凝,他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身為劍子他經歷了一場場大戰,這種危機的程度在其中至少在排在前三,這個小十九不錯,這位劍子嘴角微妙一笑,在空中縱身飛躍,竟然選擇了退避。

    這可是劍城的一代劍子,竟然選擇了躲開?不少孩子臉上充滿了驚愕,要知道劍子可是這條修行路上最強大的人物,在這些孩子的認知中,劍子是無敵的,只要像是必孤這樣的劍子存在,他們永遠安全,可今天一位劍子竟然被老師逼退了?一些孩子臉色微微失落,他們心中的高山陡然崩塌,對幼小的心靈來說便是一場災難,可不破不立,很快這些孩子又布滿了興奮,他們揮舞著拳頭,為暮洛與這位劍子加油。

    強者固然令人敬畏,可只有不斷的突破,才能讓劍城生生不息,愈發繁榮,繭劍子與必孤頗為滿意,這群孩子是劍城的未來,暮洛倒是不在乎這些,他全身心注意著繭劍子的舉動,他感受的出來,哪怕到現在這位劍子都不曾動用幾分真本事,要用八臂誅魔與一生一滅經么,暮洛猶豫起來,如果用了這些底牌,固然有機會贏這位劍子,可如今他說到底還是劍城的第十九位劍子,他的腰間還有這象征著劍城最強劍法‘四季歌’之一的夏蟬,既然如此……暮洛眼角浮現一絲笑意,他決定用劍來決定這一場比試的勝負,將頭頂生出的兩只手臂收回,這位少年彎腰按住劍柄,微微一笑。

    夏蟬要來了么,繭劍子眼神一亮,哪怕是劍子也會貪婪四季歌的劍法,而他來到這深山老林的目地也正是在此,整個劍城十八劍子之中,唯有三人學會了春來,并且憑借著春來劍法在劍城占據了一席之地,而這夏蟬貌似還只有小十九一個人會,繭劍子十分期待,奈何這期待似乎落空了,暮洛拔出了腰間的夏蟬,一陣清風吹來,一直期待的必孤與繭劍子紛紛一愣,天空之上落花紛飛,無無窮殺機透過片片花瓣而來,這哪里是什么夏蟬,分明是春來劍法中的花落知多少!繭劍子冷笑一聲,他被暮洛的虛偽激怒了,這滿天飛花似乎對他造成不了任何傷害,如繭劍落地,這位劍子拔出了腰間第二劍。

    “本以為你還算個人物,結果只知道陰謀耍詐。”

    繭劍子冷笑,他的第二劍名為‘破生’,取意為如繭破生,比起之前的如繭,這一劍不僅傷人,更能殺人,暮洛讓他很生氣,既然如此,那生死便聽天由命,用夏蟬劍施展春來劍法本就威力不足,破生劍一出滿天飛花盡是破碎,這劍子冷笑著朝著暮洛沖殺,卻發現這少年依舊神情淡然,好似這一手耍詐并非他所為繭劍子皺眉,這時暮洛卻學他一樣冷笑,道:“春來與夏蟬,本就春來在先。”

    四野傳來嗡嗡蟬鳴,那破碎的花朵中好似一片黑云飄出般飛出了無邊夏蟬,繭劍子稍一愣神,拔出了腰間第三劍,也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了,這一次的小十九劍子哪里叫還算個人物,這分明是一不小心就得被他弄死的狠角色,落花藏蟬,春來后夏至,當真把四季歌練到了與契合自然的地步,好個一劍兩季的手段。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