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141章 大姐
    村莊寧靜的生活似在暮洛到來之后有了些許變化,孩童發覺最早,這些孩童平日都是一起玩的,幾十年也就這么過來了,最近突然多了一個大哥哥,不禁讓他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我覺得我們不應該這樣了,好像每一天玩的東西都在重復。”

    一個小女孩將手中的皮球扔到小河里,暮洛順手給她撈了回來,他眼角微微閃過一抹異色,若是因為他的到來,而讓這群孩子發現了一些什么,那還真是焉知非福。

    無知往往很快樂,但絕對不會幸福,暮洛沉吟半晌,倒數不在避諱,他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你想過什么樣的生活?”

    過什么樣的生活,這貌似是一個很奇怪的問題,小女孩忘記自己抱著手里這個皮球玩了多久,每天一大早她就在村莊里嬉笑打鬧,從來沒有不開心的時候,甚至到了今天,她都已經忘記了什么叫做開心。

    “不知道。”

    小女孩吐吐舌頭,很是俏皮。

    但是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甚至她從來不知道什么叫做生活,可眼前這個大哥哥給了她一個很奇怪的感覺,從她體內有一種莫名的沖動,可這股沖動猶如血液般在她體內流淌,根本尋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出口。

    這個小女孩在村莊內笑了幾十年,今天是她第一次流淚,她甚至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要哭,明明每一天都那樣無憂無慮。

    小女孩哭著跑開了,這個村子似乎多了一點不一樣的生機。

    以前可從來沒有小孩子哭過,一天天重復,一天天上演,猶如一場輪回,唯獨今日在這小女孩哭泣后,整個村子若有改變,一些老人安慰她,一些小男孩打鬧在一起,逗著這小女孩開心,陰沉天色下,被薄霧覆蓋的村子似乎散開了一些陰郁。

    暮洛站在小溪前,似笑非笑,他看見站在墳場上眉頭微皺的李中緣,這道人也許在很久以前做過同樣的事情,也許他能做的比暮洛更好,但從這位道人臉上的表情來看,結局似乎并不完美。

    月底了,天色漸漸昏暗,小女孩的啜泣漸漸停止,她抱著皮球站在暮洛身后,怯生生的不敢靠近,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有透露著渴望,眼前這個大哥哥讓她哭,肯定不是好人,但不知為什么,小女孩卻發自心底的喜歡這壞人。

    咚咚……

    一顆皮球在地上彈跳著滾到了暮洛身邊,這小女孩咧嘴一笑,露出了滿口潔白牙齒,她戰勝了對陌生人的害怕,終于敢做出以前沒做過的事情了。

    這是她最喜歡的皮球,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這個陪著她度過寂寞的玩具,十分重要。

    重要的東西一定要送給重要的人,不是嗎?

    暮洛笑著將皮球撿起,準備遞給這小女孩,可此時一陣滄桑怒罵卻響起,一位老人拄著拐杖,顫顫巍巍走到小女孩跟前,想要將她拉走,九爺果然不喜歡暮洛,見到小女孩與暮洛走的近了,立刻就要阻攔。

    可暮洛這一次似乎猜錯了,九爺貌似并不只是討厭自己,而是因為這小女孩做出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情。

    灰暗的天空下,小女孩的笑聲漸漸消失,一陣風吹來,這小女孩的皮肉竟然像是蛋殼剝落般掉下,他的血肉在消失,最終整個人化為一具矮小的骨架,隨著又一陣風,化為飛灰。

    眼前的一切猶如夢境。

    暮洛呆呆看著這一切,小女孩像是一個沙子捏出來的人,他眼睜睜看著黃沙漫天,飄散于風中。

    究竟為何?暮洛駐足凝望陰沉天穹,他知道眼前這一切并不是真正的悲劇,當太陽從東方升起,第二天清晨將至時,這小女孩又會嘻嘻哈哈的在村子中奔跑打鬧,當然,一定要抱著她最重要的皮球。

    這是一場無法被打破的循環,一場死局。

    遠方,六位道人面露悲哀,不忍再看,李中緣一邊臉哭一邊臉笑,也不知這道人究竟做什么心思,他朝著暮洛擺擺手,似乎讓他別白費力氣。

    九爺也回頭看著這位少年,微微搖頭。

    這真是一個奇怪的村莊,暮洛被花滿溪拉走,卻在某個瞬間露出了一絲微妙笑意,這一抹弧度不曾被任何發覺,除了他身邊的花滿溪。

    “小十九又想到高招了?”

    作為劍城巔峰一戰的主角之一,這位女劍子可深深知道暮洛的厲害,要說讓小十九就這么看著那小女孩在生死中不斷輪回,那他萬萬做不到,人心都是肉,修行者只是在外面包了一層看似堅硬的外殼罷了,這十九劍子最是奇特,他在外面包了一層紙。

    一捅就破的紙能偽裝出個啥子來?

    花滿溪微笑,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有這個耐心跟著暮洛在這村子里浪費時間,換做她本人,早已將整片村莊毀掉,若是就算不能破解大人物的死局,一起毀掉那自然破局。

    當然,這個手段暮洛也曾考慮過,只是不到萬不得已,并不能用出來。

    一夜的功夫很快就過去了,第二天清晨,一陣小女孩的嬉笑聲傳來,那小女孩果然重新活了過來,在村莊內與幾位孩子打鬧,暮洛透過窗戶看著那奔跑的小女孩,眼角浮現一抹決然。

    所謂局,自然是四平八穩,不動如山。

    若是破局,一定要有異數出現。

    那這詭異的村莊,異數究竟在何方?李中緣這活下來的道人算是一個異數,作為一村之中唯一一個超越十里的行者,他背負了太多責任,可只有這一人顯然不夠,暮洛緩緩離開窗戶,朝著村外走去。

    嘎吱。

    破舊的木門被打開了,一位白衣少年從草屋內走出,對村中的人而言,這是一個陌生的家伙,對那一群嬉笑打鬧的孩童,這個大哥哥自然是一位新的玩伴。

    一位小女孩跑到暮洛身邊,那純潔的大眼睛里泛起一絲渴望,她將皮球遞給暮洛,這位大哥哥卻搖搖頭,只見他一揮手,一顆皮球在地上彈跳不止,落到了小女孩面前。

    這一刻,小女孩呆住了,手中皮球掉下,兩顆皮球撞在一起,竟事如此相似。

    這一瞬間,那塊田地涌動,似乎有什么東西要從田地內破土而出!與此同時,更有一種莫名的氣息覆蓋了此村莊,并且蔓延千里,淹沒了這一整條修行路。

    小女孩對這一切渾然不覺,她怔怔出神盯著腳下的兩個皮球,喃喃道:“我想起來了,我叫李嫣然,天下道門,唯我李氏一族!”

    小女孩喃喃低語,她的語氣不再是孩童,更像是一位經歷過些許風浪的少女,她雙眸閃爍,陡然道:“天外來田,覬覦我李家福澤,有大人物滅我氏族,此仇不報,李嫣然誓不為人!”

    只是一瞬間的功夫,這小女孩語氣狠辣,有一種與女子截然不同的決然與果斷的氣息出現,暮洛苦笑,他還真不知道自己激活了哪路大神,只是這小女孩一定不是個省油的燈,她雙眸炯炯有神,盯著暮洛剛欲開口,便被這少年打斷。

    “先清醒一點吧,李家覆滅,此路被死局束縛,若是想要報仇,第一步可是得活下來。”

    暮洛笑容中帶著一絲凝重,春來劍出鞘,將地上的一顆皮球切的粉碎,這皮球在半空中化為一團涌動的怪肉,小女孩聽見這教誨般的聲音,冷笑一聲,沖著另外一顆皮球用力一踩,也不知這皮球是什么生靈所化,竟然也是一團嘶吼著的怪肉,這怪肉團被小女孩用力一踩,在地上奮力的掙扎,最終化為飛灰。

    暮洛咋舌,這也太猛了,不過也好,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這小女孩看起來也不是簡單角色,八方來爭,看來這村莊也不止某一個修行者覬覦。

    暮洛思索之際,一道柔軟的觸感攀爬上了他的背部,這少年一愣,卻發現這小女孩不知何時爬到了他的背上,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冷漠語氣道:“小子,好好保護本小姐,這是玄鬼宗的寄生鬼子,這是月底了,我滅了一個,想來他們的爪牙不一會兒也要殺來,若是我死了,你也跟著陪葬!”

    真不知這是哪家的大小姐投胎了,不過姓李的話,應該和李中緣脫不了干系,暮洛哭笑不得,不過這小女孩說的的確沒錯,遠方一片烏云飛來,云內殺氣凜然,顯然是諸多修行者一起散發的氣息。

    “小十九,要打架了。”

    花滿溪從暮洛身后走出,饒有興趣的掃了一眼小十九背上的小女孩,要不怎么說女人之間的感覺特別敏銳了,幾乎一瞬間,這女劍子就發現了小女孩的不凡,看似七八歲,實際上都快成了個老怪物吧。

    一種奇怪的氣息從兩個女人之間散開,暮洛額頭上豆大汗珠落下,味道越來越不對了,好在一群黑袍修士落地,給了這少年脫離陷境的機會。

    “殺。”

    同一時間,墳場內六位道人一起做法,整條修行路的每一處土地都被激活,無數奇門咒文從大地涌出,封鎖了一切。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