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148章 妖魔大道
    所謂劍子,這究竟是何方神圣?見到暮洛如此輕松的便將一柄古劍喚出了真靈,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李中緣與花滿溪尚且還好,他們見識過這小十九的手段,便也有了一定的承受能力。

    余下的五行道人與李嫣然則是眸子驚異,見到這白衣少年,眼神都變了不少。

    這并不能算作天才,可絕對是被上蒼看好的幸運兒,就連百里都無法做到的事情,就這么輕而易舉的喊了一嗓子,李嫣然美眸閃爍,她對百年之后的修行界愈發期待起來。

    短短時間內,暮洛已將春來收回劍鞘中,春來少女入鞘之前貌似對暮洛很有興趣,翡翠般的小手在這少年臉上輕輕撫過,弄得暮洛那叫一個臉紅。

    誰說降妖除魔就一定要殺氣凜然,看這小十九不也是連打帶玩的解決了,花滿溪微微一笑,心境略有感悟。

    少女為劍子,自然一絲不茍,有其他劍子不可比擬的認真與努力,可為此花滿溪已經失去了太多,甚至是快樂與笑容,見到暮洛之后,她才打開了另外一扇門,作為小劍客的姐姐,她的天賦在劍子中本就不遜色于那位第一天才,如今見到春來劍找到了另外一個歸宿,竟讓這女劍子心中有了另外一種思悟。

    假以時日,百里可期。

    暮洛的舉動讓李嫣然等人稍稍一愣,其實不止是他們,一陣微妙之聲傳來,竟來自于飛田之下。

    妖魔開口,烏云聚攏,夜深了,一縷月光透過烏云落地,不偏不倚落在那塊飛田之上,李嫣然感受到了一股危險,飛速從田上退下,果然不出她的預料,一道深黑影子從田地內破土而出,雙手猶如鬼爪,慘白可怕,那眼眶更是空蕩蕩的,凝神不遠處的暮洛,似在打量。

    “這與鬼爪黑霧如出一轍,乃是田地的妖魔傀儡,并非本體的具象化,無需驚慌。”

    李中緣手中的羅盤指針飛轉起來,其實他剛從一開始就在尋找田地的本體何在,原本他以為是在田地深處,可從眼前的情況來看,并非如此。

    黑霧與鬼爪,還有這深黑影子,都只是障眼法,用以掩蓋真正的本體,這是一塊有了智慧的田地,甚至不愿意以真正的具象化來示人。

    漆黑身影的目標顯然是暮洛,這位從外路而來的神秘劍子,已讓這飛田內的某種生命波動產生了好奇,漆黑的身影似乎并無戰斗力,可那空蕩蕩的眼眶卻好似有看透一切的能力,注視著暮洛,讓這少年幾乎窒息,不知這田下深處可有生命存在,又是何種修為,暮洛之前讓春來化形,說來湊巧,對這種非人族的生命氣息生出一股敏銳直覺來,這飛田之下,可能并無活物。

    如果說田地是死物,那這一整條修行路的生機究竟為何人所吞噬?那覆滅李家的罪魁禍首又何在,暮洛全神貫注,注意著這漆黑的身影。

    “百年之后還能有這種人物,這段時間的西方看來也很不錯。”

    漆黑身影口吐人言,如幽靈般飄向了暮洛,這詭異生靈繞著暮洛一圈,花滿溪等人幾欲出手,卻被暮洛淡淡攔下,他與李中緣一樣,看出了個中蹊蹺,若只是擊殺這鬼影,自然簡單萬分,可這樣做的價值卻并不大,暮洛能夠肯定,若是這田地愿意,如此鬼影可以隨手造就百千道。

    漆黑身影似乎看出了暮洛心中所想,它聲音沙啞,分不清男女:“若是在百年之前有這等天賦,再加上宗族血脈,必定能位列萬人之上,可惜如今差了點。”

    “你并非真正的修行者,乃是凡體入道,雖稍有天賦,可未來必定止步于百里,終生再難有所寸進。”

    深黑色鬼影重回田地,似要遁走。

    暮洛眼神微微凜然,百里對尋常修行者而言已是一種極致,更有諸多修行路,可能百年時間未必能夠誕生一位百里,可在此物口中,百里并不是很厲害?

    暮洛略微沉吟,低聲喝道:“未來無人可知,區區無名妖道大放厥詞,也難怪人間有妖言惑眾的說法。”

    暮洛以劍氣將這鬼影打散,田地震動,諸多傷痕愈合,之前春來的神威似乎淡去不少,無盡黑霧涌出,要再一次吞噬此路,好似無窮無盡的輪回,這田地展現出了足夠的詭異與強大,李家后代與前代兩大天才一起出手,也難以壓制,這條修行路拯救無望,李中緣悠悠嘆息,其實這么多年,他早已看透了,田地不死,此路無救,可田地一旦死去,這條修行路必定也會,徹底淪喪。

    “李嫣然,放棄吧,離開此路,我們重新尋找一處福地洞天,再創李家輝煌,李家有我們二人再世,在未來的各大頂尖修行路上必定不會籍籍無名。”

    李中緣的好言勸告,李嫣然并不是很想理會,這百年前的女子陷入癲狂,瘋狂踏入田地中,腳印成為一個深坑,可不一會兒又成為原型,這女子并沒有徹底喪失理性,她眼角有精芒閃爍,朝著李中緣命令道:“快尋找此物的本體,田地也好,鬼影也好,一切都是虛無縹緲的障眼法,只要找到本體,我能將妖道一擊必殺。”

    滅族之仇,不共戴天,李嫣然青絲散亂,狀若瘋魔,她不肯認輸,隱忍了這么多年,好不容易借著機會從封陰中走出,哪里肯這么放棄,這里是李家的土地,這里的一草一木,甚至是這塊田地,都應該聽從李家號令!

    此路唯有一種宗族能夠號令四方,便是李家。

    李嫣然癲狂笑著,腳下發狠,踏出奇門字符,李中緣見狀愈發不忍,他面露悲愴,凝望深黑夜空,盡管不愿意承認,可此時這道人終究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所見即現實,容不得半點虛假。

    “李家已滅,此路已亡,田地才是此路的命脈所在,吸收了修行路上一切,這百年時間,它已經與修行路融為一體,甚至站在了此路之上,若是在不離去,我們也會被它吸入田內,成為泥土的養分,自此之后,天上地下再無奇門李家一說。”

    李中緣話音剛落,天穹之上傳來一陣雷鳴,豆大雨點落下,砸的人臉生疼,這男子面色枯黃,雙眸流下悲愴血淚,比起李嫣然被封陰的幾十年時間里,他所遭受的折磨更為痛苦與直接,無法逃避,也無法遠離,他與五位道友默默守護此路最后的尊嚴,給當初的所有村民以希望與寄托。

    可到了最后一刻,這希望依舊無情破滅,被粉碎的一干二凈,天地仍在,可已不如往常了,李中緣掃視四周,滿眼望去,全是涌動黑霧。

    此路滅亡在即,被一塊田地吞噬。

    生機也好,氣運也好,生靈也好,全被融入這田地體內,而下一個目標,就是眼前的他們。

    “站在修行路之上,這與當初的幽世子何其類似。”

    暮洛回憶起了當初,在剛來八部浮屠塔內院時,他被扔掉了另外一條修行路上,借助斗戰圣塔的神威,一位出世子橫空出世,不僅斬殺一切敵人,更要煉化整條修行路,并且將修行路融入體內,也就是所謂的站在修行路之上,所幸的是當初暮洛出現,阻止了幽世子的成功。

    若是那位出世子功成了,想來整個八部浮屠塔將會在未來出現一尊蓋世佛陀來,能誅殺一切不順眼的妖魔。

    時也命也,佛陀失敗了,可暮洛也卻看見了成功做到這件事的妖魔。

    “李家后人還不算丟人,竟看出了我的本體所在,不錯,若是當初李家的幾位奇門道尊有知,也含笑九泉了。”

    一陣黑風驟然起,四方飛沙走石,一道微妙男聲傳來,遠方似有人影乍現。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