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219章 鬼仙之術
    “如今的西方世界已有殺局,處處皆是玄鬼宗布下的黑手,若是還有劍子想要出世,還望有所覺悟。”

    李巍峨語氣深沉,這位劍子眼角有滄桑之色,經歷了從劍城到云中劍宗的一場場大戰,他早已疲倦。

    諸多年輕劍子躍躍欲試,卻見一道身影沒入云中劍宗深處,十九劍子一言不發,可周身氣息凝重無比,那陰沉的面容讓諸多劍子望而卻步。

    “真正的大戰到來之前,還是得有點自知之明。”

    暮落淡淡開口,眾多劍子遍體生寒,竟是無一人在敢出世。

    時間流逝,西方大地充斥著壓抑與陰沉,尤其是在最近一段時間,有很多神秘的黑袍修士來到這片被諸多修行路纏繞的大世界,一條條修行路猶如長龍般疊在一起,路上修士皆行色匆匆,但凡見到那一身黑袍的修士后,便露出凝重之色,不敢有所舉動。

    玄鬼宗的局越來越大了,這些天,更多的修行路回想起了當初與妖魔為伍的那位少年,他們咬牙切齒,恨不得將暮落大卸八塊,天穹之上,古色銅鏡懸浮排列成陣,覆蓋于諸多修行路之上,鏡面之上不斷演化出當初暮落斬殺紫霞老道的場景,那道人道骨仙風,要為西方諸多修行路做主,斬殺妖魔,卻被一位少年所殺,諸多修行路上的行者看去,皆面露寒意,眼眸冰冷。

    原本這一切謀劃都在平穩的進行,玄鬼宗的修士在各路上皆有了極高威望,更有甚者,一些修行路公開投靠玄鬼宗,愿意為將來的一些戰斗貢獻力量,這是一個很不好的消息。

    可在今日,數道劍光自青天之上而落,諸多劍子從云端之上落下,散落各條修行路之上,只是一瞬間,空中那銅鏡便已破碎了數十塊,無邊劍氣橫掃諸多修行路,那最先投靠玄鬼宗的幾條修行路最為倒霉,被一群少年劍者偷襲,路上的行者本就不多,遇到了云中劍宗的真正精銳,根本無招架之力。

    “我云中劍宗以殺伐立道,昔日破后而立時,西方諸多修行路皆下了黑手,莫當我們忘記了。”

    一位少年劍子手持白光長劍,從一條修行路的路頭一直斬殺到了路尾,他衣衫染血,嘴角露出了暢快的笑容,昔日在云中劍宗日日夜夜修行劍術,所為的就是今日,云中劍宗的劍道果然不凡,就算是遇到了行者,也能輕易斬殺。

    這條修行路上的并無高手,最強者也無非是一位十里行者罷了,當這位劍子以一道劍氣斬斷這位行者的頭顱時,不覺身軀一顫,他回首望去,竟是看見了一路尸骨。

    這一整條修行路上的所有生靈,竟是被他一人斬殺。此時此刻,這位劍子如見厲鬼,身軀顫抖不止。

    “不可能,什么時候,我什么時候殺了這么多人。”

    眼前是真正的尸橫遍野,除卻修行者之外,還有老人與婦孺,這些都是真正的紅塵凡人,卻被一道道劍氣所殺,尸骨分離,這位劍子跌跌撞撞,雙眸漸漸浮現血紅之色。

    他的確持劍殺入了此路,可在他腦海之中,所殺之人皆是一群支持玄鬼宗的修行者,可為何?

    “云中劍宗的劍子再次屠殺了一路生靈,此宗門與妖魔為伍,的確為邪魔外道。”

    這時,一陣淡淡的低語聲響起,這位劍子只感受到一股柔和且冰冷的詭異氣息覆蓋了他的身軀,他僵硬的回頭,卻看見一位黑袍男子沖著自己微笑。

    這位黑袍男子有備而來,手持一方古樸銅鏡,鏡面之上皆是過往場景,這劍子怒發沖冠,手持白光長劍斬殺一切生靈,最終覆滅了此路,手段之無情殘忍,讓這劍子本人都近乎呆滯。

    “這是我?不對,這不是我做的!”

    這年少劍子喃喃低語,雙眸空洞,他竟是回憶不起之前的所作所為,眼前是鐵證如山,好似無法狡辯,可陡然之間,這劍子雙眸深處迸發出璀璨精芒,他冷笑著抽出長劍,頓時周身空間破碎,之前的修行路竟是重現眼前,眼前依舊是被覆滅的道路,無數尸體堆積如山,血流成河,堪稱人間慘劇,可在這條修行路之上,除卻他一人之外,卻多了無數黑袍修行者,這些黑袍人皆氣息暴虐,長袍雖是黑色,卻從衣角落下了點點鮮血,而更有一些黑袍人手持長劍,正準備將一位尚未斷氣的行者斬殺。

    “玄鬼宗,好卑鄙,你們好卑鄙!”

    一位滄桑老者乃是此路最強者,他被一位黑袍女子踩住胸口,聲嘶力竭之際,一道劍光從他脖子之處劃過,這黑袍女子極為無情,雙眸冰冷的斬殺了此路最后一位修士,可陡然之間,一道更為強烈的劍氣沖她席卷而來,云中劍宗的這位年輕劍子怒了,他低吼一聲,選擇了出手。

    “投靠了你們玄鬼宗的修行路也只能被當做犧牲品,當真可悲。”

    “想要在修行界存活下去,惟有依靠自己,他們投誠的那一刻,無非是看中我玄鬼宗樹大好乘涼罷了,可笑可嘆。”

    這黑袍女子絲毫不弱于劍子,她持劍擋開這劍子的驚世一斬,而后嬌軀騰挪,竟是與這劍子斗了幾十回合而不落下風,這少年劍子心中一涼,玄鬼宗無愧為百里宗門之一,門內依舊有數不勝數的年輕高手,這女子年紀雖然與他相仿,可修為卻是多走了幾步,若不是云中劍宗的劍道精妙,他甚至會落敗。

    “忽如一夜春風來!”

    陡然之間,這少年劍子退后一步,拉出空間之際,竟是將手中古劍揮舞出一道奇妙的姿勢,似與天地融合,那凌厲無比的劍氣也悄然化為春風般柔和。

    這黑袍女子蹙眉,倒是不畏懼,剛欲以手中古劍同樣應敵,一陣不可察覺的威風卻吹遍了她的身軀。

    這一刻,時間空間仿佛凝固,這黑袍女子嬌軀停頓在虛空之中,手中古劍卻怎么也揮不出想要的劍招。

    此時此刻,年輕劍子已經悄然落地,這劍子長發飛揚,星辰般的眸子若有所悟,他將古劍收入鞘中時,這一戰已經有了結果。

    古劍的劍鋒與劍鞘好似合奏出一曲動人心魄的破陣歌謠,黑袍女子的身軀陡然迸發出無數劍痕,赤色鮮血從傷痕中噴涌而出,一眨眼的功夫,這修為不俗的玄鬼宗弟子竟是殞命于此。

    昔日劍城的四季歌已被城主在有意無意間傳下,據說那一日有調皮劍子想要偷學四季歌,城主恰好在烈日之下舞動一根樹枝,看似精妙玄奇的劍招,竟正是四季歌中的幾式。

    不覺間,這位劍子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想起年幼時的一幕幕,在大戰時他卻有些莫名感觸,只可惜這種美妙的感觸很快被打斷了,一陣清脆的拍掌聲響起,年輕劍子微微蹙眉,他回首看時,心中一凜。

    這一刻,原本站在一邊觀戰的玄鬼宗男子竟是莫名消失,他手中的古樸銅鏡懸掛于青天之上,映照著此路上的一切,包括他那鬼魅般的身軀,在一瞬間來到了這位年輕劍子身后。

    “我允許你拔劍。”

    一陣低沉且輕柔的語調,令這年輕劍子左手一顫,那原本欲出劍的姿態卻硬生生僵硬住,他回過頭的功夫,竟是看見一張笑瞇瞇的男子面容,此人臉色蒼白,浮現不羈微笑,他唇齒微動:“方才劍招,可是春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