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279章 第二八一:神拳無二打(一)
    玄鬼宗的這位上人氣息內斂,唯有在一舉一動中才會稍有顯露,但無論那一次釋放那陰冷氣息,都讓四周猶如寒風凜冬,他眼眸微微瞇起,注視暮洛道:“劍子閣下為何不跑了。”

    這聲音深沉幽暗,聽不出喜怒情緒,卻讓暮洛忍不住退后一步,殺意并非藏在話語之間,而是一股無形的氣勢,仿佛這老者出現在自己面前時,便已經注定了他的下場。

    這是一種莫大的絕望,暮洛甚至難以有勇氣去拔出腰間的四季歌,與當初玄鬼宗那位半死不活的老嫗不一樣,從這位老人身上,暮洛才感受到了屬于上人的真正威壓。

    這位老者似乎并不著急動手,他沉默屹立在暮洛面前,黑漆漆的身影猶如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山,他凝望暮洛的眼眸,仿佛能從這位劍子眼中看出一兩分玄妙。

    “原來如此,難道還有高人藏身在那湖中么,如今修行之地已成戰場,諸多牛鬼蛇神也應該出來透氣了,可惜我那枉死的徒兒。”

    黑袍老人陡然目光陰沉,他如此呢喃,似乎看透了暮洛心中的一切,某劍子額頭上冷汗直流,他悄然后退,眼角卻浮現異彩。

    修行到了這一地步,若是能與一位真正的上人過過招,也是難得的機會,可惜這一切若是要用生命作為代價,那暮洛真的輸不起。

    似是看出了這位劍子心中所想,玄鬼宗的上人幽幽嘆息,身形驟然消失,當他再度出現時,已經逼近了暮洛的頭顱,清冷月光在這一刻竟顯得幾分陰森,這位老人猶如鬼魅般冷笑,道:“修行界從來都是一命嘗一命,你殺了我的鬼仙徒兒,今日該當一死!”

    上人出手并沒有什么浮夸的招式,再暮洛看來,這位老者只是輕微邁動腳步,而后便消失在了原地,至于殺人的手段,也只是輕輕抬起手掌,朝著自己頭頂拍下罷了。

    但就是這一掌,暮洛卻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恐懼,這手掌漆黑無比,從五根手指之上泛起陰森黑氣,暮洛一眼看去,仿佛從這五根手指之上看見了玄鬼宗的古老經文,看似緩慢輕柔的一掌,卻蘊含著一脈宗門的道與法。

    “聽聞上人舉手抬足皆有修行道理,若是殺人也文雅的很,今日一見名不虛傳,為何不洗過手再來。”

    暮洛咬牙冷笑,玄鬼上人的手掌已快要落至他的頭頂,一股陰冷殺意中,這劍子眼角都流出鮮血,卻依舊嘴硬,這位上人依舊陰沉,他渾然不語,一直看見暮洛連拔劍的手都在顫抖后,才低語道:“螻蟻之言,難成氣候。”

    暮洛殺了第五鬼仙,作為第五鬼仙的師長,這位上人自然知曉他的那位徒兒究竟有多少本事,要說對這劍子一點警惕之心那絕無可能,甚至從剛才暮洛開口的那一瞬間,這老上人便自封了聽識,以免節外生枝。

    這一掌落下,劍子必死無疑。

    暮洛微微苦笑,原本他想用語言令這老者分神片刻,縱然有了一絲一毫的松懈,也都有機會施展輪回劍法了,可上人也確實厲害,從這一掌抬起再到落下,根本沒有絲毫瑕疵。

    “心智至高如此,言辭難動分毫,不愧為玄鬼宗的百里上人。”

    暮洛感慨,剛欲喚那灰袍老人出手相助,但在這一刻,玄鬼宗的這位老上人竟面露浮夸自得,那原本都已落到暮洛頭頂之上的手掌,在最后一刻亂了殺意,暮洛愣神之際,身體做出的反應更為迅速,直接無視了春來夏蟬兩劍,秋殺與冬寂順勢出鞘,一股絲毫不遜色與這上人的殺意瘋狂涌出,連四方草木都結上了一層淡淡冰霜。

    黃葉飛舞,一片看似不起眼的落葉悄然飄到老者面前,陡然之間殺意暴起,欲將這老者直接斬斷。

    千鈞一發之際,玄鬼上人幽幽嘆息,收回手掌,大黑袍一揮一甩,無盡殺意皆散開,而那黃葉則是被一團黑霧籠罩,任憑殺意滔天,也難以突破這霧氣的封鎖,最終歸于虛無。

    趁著短暫機會,暮洛也遠離了這危險存在,他左手秋殺,右手冬寂,兩柄最不常用的古劍出鞘,竟然讓這劍子氣勢攀升到了不曾有過的境地。

    遠不及上人,卻不遜色與上人的氣息。

    這一人雙劍讓黑袍老人微微瞇眼,他忽然笑道:“老夫玄鬼宗云百里,踏入上人也有了十余年光陰,原本一輩子都難以再朝著前方踏出一里之步,今日劍子所作所為,倒是讓老朽有了幾分感悟。”

    云百里笑容和藹,若非這是一位殺人不眨眼的強者,暮洛當真要被他欺騙到了,玄鬼宗與云中劍宗開戰之際,暮洛自然不會露出膽怯,他將雙劍收回一劍,淡淡道:“前輩但說無妨。”

    云百里滄桑眼眸深處浮現一抹驚異,他多看了幾眼暮洛,雖是敵對宗門,卻不知為何,這劍子比起當初那第五鬼仙的徒兒來,倒是更合了他的口味。

    “昔年老夫行走諸多修行路,修行自己的道與法,也見識了無數玄妙修行術,取百家所長之后,終究成就了百里之路,可在那之后,老夫便有了封閉眼耳口鼻舍身意的習慣,兀自認為唯有將這些人之本能拋棄,才能更上一層樓。”

    暮洛靜靜聆聽,這位老人在月華之下的聲音并不動聽,猶如夜間邪靈的呢喃,卻不知為何,暮洛從這上人語氣中聽出了一絲悔悟,隱約之間,暮洛若有才想。

    “第五鬼仙拋棄人間肉體,從兇魔妖獸身上尋求突破,這也是受了你的道路影響。”

    暮洛淡淡開口,卻讓這云百里眼眸猛然作怒,只是一瞬,這老人便恢復了該有的冷漠,他氣息如月,清冷陰沉。

    “我那鬼仙徒兒終究是走錯了道路,我錯了,他也錯了,云中的劍子,老夫有一事相求,不知可能答應。”

    終于,這位玄鬼宗的上人恢復了該有的態度,他雙手微微抬起,褶皺面龐上露出笑意,道:“還請劍子與我回玄鬼宗,迪我欲日夜問道劍子,十年之后任你離去,可好。”

    若是拒絕,這雙手想必會如之前那第五鬼仙的手段一般,朝著自己沖來,被打個穿腸破肚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與上人交手,一絲一毫也不能松懈,暮洛并未拒絕,他只是弓身將冬寂抬起,以同樣語氣道:“前輩若是能接我三招,有何不可。”

    上人與行者交手,反而是要讓上人接行者三招?云百里知曉眼前這位劍子不比尋常修士,他微微點頭,確實將暮洛當成了平輩之人。

    “既然如此,我動手了。”

    暮洛目光閃爍,他無視了灰袍老人那悸動不已的暗示,在有不死的條件下能與上人一戰,這對任何一位行者而言,都是莫大的歷練,可遇而不可求。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