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285章 十八宗
    云百里尸骨無存,月朗星稀,暮洛凝望平靜湖面,怔怔出神。

    “前輩,我兩次和上人交手,都贏了。”

    灰袍老人身形悄然在暮洛身邊浮現,這位老者神情微妙,經歷之之前與云百里的一戰,他似乎與暮洛的關系更為親密了一些。

    立足于互相利用之上,卻也在忘年之交以下,這個微妙的位置讓這位老者露出微妙的笑意,他并不言語。

    暮洛神色微微緩過來,他語氣復雜道:“第一次的百里上人也是玄鬼宗的長老,被一位老妖魔打的半身不遂,借助另外一個朋友的手段贏了。”

    暮洛語氣一頓,繼續道:“第二次是前輩出手,我又贏了。”

    某劍子撫摸腰間的古劍,笑容復雜而苦澀,雖是如此,眼角卻有寒光閃爍,灰袍老人依舊無言,年歲至此,他已知曉暮洛內心的覺悟。

    修行界殺人不過尋常,可要殺一位上人,那才是真正的難如登天,若是有行者能走到這一步,自然會被這片大地所敬畏。

    “我做到了,但不是我做到的。”

    暮洛喃喃低語,一絲劍氣順著指尖化為小龍飛出,它在湖面上盤旋幾次,而后悄然消失,灰袍老人低聲呢喃,那深邃的聲音在湖邊回蕩。

    “你要是愿意,一拳無二打能殺上人。”

    暮洛面色微微一變,同樣壓低聲音道:“我還沒學會。”

    以這位劍子的學習天賦,竟還沒掌握此術要領,灰袍老人并不震驚,這位老者滄桑身影閃爍,朦朧霧氣從湖邊升起,他踏入云霧內,身形以詭異姿態運轉,一招一式,皆鏗鏘有力,陡然轉變為游龍姿態,婉轉柔和,令暮洛不忍站起,目光炯炯有神。

    這一招一式,皆有之前擊殺云百里那一拳的威勢,暮洛看的出神,灰袍老人停下,他依舊沉浸在那招式之中,一直到灰袍老人拍了下他的肩膀,暮洛才從思索中醒來。

    “學會了多少?”

    “不到一二。”

    暮洛似乎很震驚這個結果,縱然是云中劍宗最難的四季歌,他也是很快學會。

    灰袍老人微微點頭,道:“當初我殺了很多人,才明白了如何抬手,又殺了很多人,才明白如何握拳,當我真正能一拳殺人的時候,肉身都已化為了虛無。”

    灰袍老人雙手背負,罕見流露真正的氣度,他凝望湖面,低聲道:“老夫一生無朋友,更無傳人。”

    “今夜一應俱全。”

    暮洛一愣,月光落在他的臉頰上,灰袍老人后來的一句話讓這少年呆滯良久。

    “你一定不要拒絕我這個朋友,因為讓我不開心的人,當年全都殺光了。”

    灰袍老人堵住了暮洛的嘴巴,似是常年不曾與人廢話了,這老人頗為意動,抬手將一團湖水端起,又用石頭捏了兩個酒杯,將一杯扔至暮洛面前,笑道:“一夜屠城三千座,見魔見妖不見佛,小友可知道說的是誰?”

    暮洛方才思索著一拳殺人的精妙之處,正到關鍵時刻,一聽這灰袍老人的言語,立刻低聲露出討好笑容:“前輩年輕時可謂是風華絕代,無敵天下,任是誰都知曉前輩大名,何必要明知故問,實在有愧前輩宗師氣度。”

    暮洛一番馬屁讓灰袍老人臉色微紅,這位老者語氣顫抖,顯然開心。

    “不是我。”

    暮洛尷尬,低頭握拳只當不知。

    “當年我聽聞修行界出了一個特別會殺人的高手,便去拜訪,不曾想那位高手恰逢突破的緊要關頭,一夜殺光了三千城池的修行之路,從而遠去。”

    暮洛聽的點頭不止,心思全都在之前老人的招式上。

    這些招式十分難以捉摸,好似有莫名的韻味,若非修行走到了一定境界,否則難以領悟。

    灰袍老人并未因為暮洛的無禮而動怒,相反,他眼角浮現贊賞,暮洛只當不知,暗道前輩高手果然還是喜歡刻苦修行的年輕人,如此一來,修行界的未來才有希望。

    不曾想,灰袍老人良久停頓之后,陡然幽幽道:“人活著還是好事,但老人家說話還是要聽的,畢竟很少見到你這么不怕死的年輕人了。”

    暮洛松開拳頭,畢恭畢敬的微笑。

    這才有點晚輩的模樣,灰袍老人微微點頭,繼續道:“當初我在那高手背后瞥見了他殺人的手段,無非是最簡單的一拳一掌罷了,可威力之大,足以讓天穹蹦碎,雖只是一位尋常行者,卻在步入百里之前,斬殺了眾多上人級高手。”

    直到此刻,暮洛眼角才浮現一絲絲精芒。

    如此說來,這一拳殺人的本事,竟有真正的傳承,在灰袍老人之上,更有一位深不可測的厲害角色,更要命的是,當年的灰袍老人只是從背影看去,便領悟了這等恐怖的殺人之術,要換做那位真正厲害的高人,又該多么恐怖。

    暮洛難以想象,可也有足夠的心理準備。

    畢竟,天地間的修行之路太多了,每一條修行之路走到極致,都會誕生出極為強大的道,天底下有不少難以捉摸的高手,西方有,眼前也有。

    湖面一片平靜,亦如暮洛的內心。

    灰袍老人倒是為這劍子的沉穩而詫異,他悄然掃過這劍子,不覺露出一絲驚異來。

    天下少有修行的天才,可并非真的沒有,至少眼前這劍子才知曉一拳殺人的來歷之后,更多了一種堅定與淡然。

    這已是不在畏懼未來了?灰袍老人微微一笑,莫名想起了自己年輕的歲月。

    “時光容易把人拋,把人拋。”

    老人悄然起身,將湖水一飲而盡,他瞥見身后依舊握拳沉思的暮洛,諱莫如深道:“一拳殺人真正小成,唯有越級大戰,以行者的姿態去誅殺一尊上人,不借助外力,不動用劍氣,憑借內心的殺意與執著,你能做到嗎?”

    暮洛起身之后沖著四方打出幾拳,十分輕緩,又不緊不慢的淡然,他嘗試了好多次,卻始終難以滿意。

    “不知道,要是真的有上人,或許可以試一下。”

    這劍子將腰間躁動的四劍安撫下去,他嘗試以拳頭勾動天地之間的自然氣息,猶如第一次修行之時所感受到了月華清冷,若是要感悟新的力量,也要從頭做起。

    灰袍老人一聲不吭的走到暮洛面前,讓這劍子打出一拳的架勢,而后一板一眼的糾正起來,抬手的角度,步伐的跨越,對氣息的掌控,一一訴說,一一教導。

    月光之下,這老人的面容泛起嚴厲與和藹的之間糾纏變幻,陡然之間,他漫不經心道:“十八宗的大弟子,可不能輸在這第一拳上。”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