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286章 易水之下的女子
    月色下,暮洛感受到諸多修行路的氣息在涌動,云百里之死似乎讓這片戰場有了一絲微妙的變化,暮洛沉默無聲,他兀自模仿著灰袍老人的動作,后者在沉默中露出微笑,又低聲道:“劍子小友難道覺得十八宗比不上云中劍宗?”

    暮洛依舊無言,揮拳速度卻陡然迅速了幾分,灰袍老人微微一笑,抬手打掉了暮洛的招式,語氣隱約陰冷。

    “此術從來不傳外門弟子,若是閣下不愿意,那只有把你的雙手打斷了。”

    這算是強買強賣么?暮洛苦笑,他又將一拳殺人的姿態打了幾遍,發現實在厲害,卻見這劍子沖著云端擠眉弄眼的露出笑意,不知真假無奈道:“為了宗門大義,小十九不得不答應。”

    云中無聲,灰袍老人好氣又好笑,這是雙面得了便宜還賣乖,不過這十九劍子也還不錯,灰袍老人眼神凜然,這一眨眼的功夫,方才暮洛那一拳已是將地上的一株雜草打成了飛灰。

    這并非是將小草打死,徹底枯萎,而是在一陣拳風中賦予了‘殺’的氣息,這是一股暮洛從未感受過的力量,一直深藏在他體內,一直到前一刻,才真正被發掘出來。

    “修行有很多道路,不同的力量深藏其中,能發掘一二者,便屹立眾人之上。”

    灰袍老人將暮洛的胳膊一打,那看似云霧般的身軀竟有著一股強大的力量,暮洛原本已沉下去的胳膊驟然抬高一寸,那原本消失的力量再次浮現出來。

    暮洛細細感知,這股力量在他體內若隱若現,猶如云霧般縹緲,灰袍老人好似給他點醒了一些道理,關于上人的修行之路。

    行者與上人,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境界,其中差距很大,暮洛品味了一下灰袍老人的話語,蹙眉問道:“若是挖掘的力量越多,修行之路也就愈發強大?”

    灰袍老人笑而不語。

    暮洛愣神,月光落在那化為飛灰的草木灰上,灰袍老人搖搖頭,道:“修行之路多難走,唯有自己慢慢品味,開辟一條道路已是難上加難,何況其他。”

    暮洛沉吟良久,似乎明白了一些,就像是云中劍宗的劍子從來只用劍一樣,并非他們不能掌握其他的術,而是因為一些桎梏。

    “肉身,天賦,還是說其他一些東西。”

    這些關于修行上的難題暮洛很少思索,機會難得,他滿眼燦燦盯著灰袍老人,后者恢復了沉默,身軀消失于星空之下。

    一道身影閃過,易水刺客猶如幽靈般出現在暮洛面前,這黑袍男子并未死去,在一尊上人手里死里逃生,暮洛盯著他打量好久,并未多問。

    “易水之下也是深不可測的勢力,有一位前輩救下了我。”

    易水刺客倒是看出了暮洛的心思,如此說到,只是他一攤手,周身再無半點殺氣。

    暮洛蹙眉,一位沒有殺氣的殺手,這很不正常,易水刺客語氣苦澀,道:“之后幾日我不能出手相助,但是只要等過三天,我便是劍子兄的一大殺器。”

    “你我為友,不必如此。”

    暮洛被易水刺客的話語逗樂了,月光之下,兩人倒是有一種無言的默契,從敵對一位上人之后,暮洛對這片修行世界,似乎多出了一些別樣的理解。

    “自從踏上這條路之后,時光過得很快,一些人和事我還沒有細細品味,就已經消失在了身后。”

    暮洛凝望湖水,易水刺客站在他身邊,露出疑惑之色,以他的修行的經歷去思索,很難理解暮洛的感慨。

    “我也很可惜,很多人還不曾記住,就被我殺掉了,但大部分人都該死,我只是順勢而為了。”

    “順勢而為,順誰的勢?”

    “天意。”

    易水刺客蹙眉良久,才給出了這個看似合理的答案,暮洛凝望平靜的湖面,出神的時間頗為漫長,這劍子繼續問道:“誰是天意?”

    易水刺客從未在這個問題上有所深思,天意就是天意,但被暮洛這樣一問,他似乎有所明悟。

    “順勢而為,其實順應的是你自己的心罷了。”

    暮洛喃喃低語,他目光猛然閃過一絲精芒,卻很快被掩蓋如今的戰場早已不是平靜的西方,若是稍有不慎,也可能會死的莫名其妙。

    一陣沙沙作響中,暗中似乎有人退去,一直到清晨,群星散去了光輝,暮洛才擺起架勢,重新開始嘗試一拳殺人。

    這等禁術易水刺客一直看在眼中,可他一直不曾開口討要,這位男子默默觀察了暮洛良久,才無奈的嘆息。

    “如今我才明白前輩說的差距在哪。”

    “在哪?”

    暗中有輕柔女子之聲傳來,似在調笑易水刺客但若是細細感知,便能發現此人的氣息全都放在了遠方那揮舞拳頭的身影之上。

    易水刺客沉默,這時,一股莫名的力量卻涌入他身軀之內,那輕柔女子再度傳來笑聲:“云中劍宗非同小可,臥虎藏龍,其中還有一些不曾出世的劍子,但你若是出手,他們應該不會追究。”

    易水刺客反應迅速,臉色浮現一絲無奈。

    要說與暮洛動手,他心中倒還是真有這個念頭,畢竟當初在李家修行路之上,他慘敗給了暮洛,可如今這一身力量也太過強大,就算贏了也勝之不武。

    咔嚓。

    易水刺客感受到身軀骨骼內的變化,稍微一動身軀,便有巨大的聲音傳來,好似一場蛻變。

    暮洛只聽得身后傳來一陣異響,再回頭時,便看見易水刺客那張面帶不和諧的羞澀笑意。

    “劍子兄,討教一招,若是不敵可后退。”

    易水刺客不曾動用匕首,而是以一雙肉體拳頭在迎敵,暮洛雙眸微閉,注意力不曾落下這黑袍男子身上,而是將氣息擴散至四周,但無論如何,卻也難以發現第二道身影的存在。

    “不在那便是真的在了,這才是真正厲害的刺客,不知易水之下的哪位前輩到了。”

    暮洛沉聲開口,他不曾出手與易水刺客交手,而是折身一轉,躲開了這看似普通的一拳。

    “如果要試探大可自己出手,何必借刀殺人。”

    暮洛冷靜無比,正當易水刺客要開口解釋時,這男子的臉色卻悄然一變。

    似乎這一刻,他終于知道了自己與暮洛的差距在哪,與此同時,易水刺客的耳畔傳來那女子的輕柔之聲。

    “若是見到了差距,便要努力追趕,這才是易水之下的道,至于這個亦敵亦友的劍子,我今日替你除掉。”

    易水刺客尚未回過神來,便見一道白色窈窕身影從虛空中破出,這是一位幽靈般的女子,不見面容,從云中抽出一把匕首,朝著暮洛頭顱切去。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