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288章 第二九零:十里以內
    遠方有強大波動傳來,從清晨起,諸多修行路便有異樣氣息溢出,大戰從未停止,暮洛并不曾踏入真正的戰場腹地,他要在最后這幾日完成與湖中神秘人的承諾,將一些人徹底埋葬再此處。

    “我從未冒犯他人,但有人來殺我。”

    湖底有滄桑氣息傳來,這一次暮洛卻選擇了制止,他并不打算讓灰袍老人出手,今日一戰,他的生死皆在自己手中。

    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來,似乎為暮洛的舉動所詫異。

    “你還有點骨氣,也知道在這個世界只能依賴自己。”

    暮洛知曉是那女子雕像在開口調笑,并不爭辯,只是低聲道:“也從不見前輩出手,不知何時讓本劍子見識一二。”

    那女子雕像從湖底泛起漣漪,作勢欲出,卻最終作罷。

    她并不打算與暮落較真,這劍子也露出微妙笑容,他感受到了山林內的異動,一道身影自遠方而來,這是一位白袍男子,他雙手合捏一方古老咒印,好似演化出驕陽墜落,朝著暮洛頭頂轟去。

    一股熾熱的巨浪襲來,暮洛并不躲避,正當那白袍道人冷笑之際,卻又一道身影從那烈日之中飛出,這身影手持一柄古劍,自下而上,貫穿了他的身軀,從中間直接斬為兩斷。

    暮洛眼神冷漠,將這白袍道人的頭顱抓起,問道:“為何要殺我。”

    “饒命……”

    白袍道人并未真的死去,他角冒血,雙眼之中竟有一點點紫芒擴散,維護住了他最后的一點生機,暮洛默默點頭,這道人才低聲道:“劍子快走,玄鬼宗出了三個內門弟子名額來換你頭顱,眼下這片修行之地已有十大修行路接了玄鬼宗的殺人令……”

    不等白袍道人說完,暮洛陡然將他頭顱扔入湖水之中,尚不等女子雕像將這生靈吞噬,便有一陣驚天轟鳴傳出,這頭顱竟在湖底爆炸,那的威力,讓人為之悚然。

    “最后一刻感受到他并非人類,又是一位不得了的家伙要取我命。”

    暮洛喃喃低語,渾然不理會那女子雕像氣急敗壞的嬌叱,遠山之上,一位淡眉男子從盤膝而坐的姿態中起身,他凝望密林深處,眼角滿是笑意。

    “好個云中劍宗的劍子,本以為這是一出好戲,結果一下子就被識破了。”

    這男子氣度非凡,竟從一片高山上落下,他并未著急與暮洛一戰,而是緩慢前行,一步步朝著密林的方向走去。

    戰場的波及正在擴大,暮洛感受到了遠方的戰場正在緩慢移動,似乎連這片密林都變得不安起來。

    這是很奇怪的現象,灰袍老人的聲音傳來,才讓他隱約有所明白。

    “只要身處在這片大地之上,都會被這一場爭斗所波及,至于誰能夠在其中獲取真正的利益,才是手段的體現。”

    暮洛微微點頭,他凝望云端,此時的天穹似乎比任何一日都要寧靜,在天空深處,白云退散,一道道無形劍氣化為有限界限,將那新生宗門的底氣展現無疑。

    云中劍宗已經不是當初的一方小城,如今的云中劍宗有能與玄鬼宗叫板的底蘊,暮洛浮現一絲笑意,他踏入預密林深處,恰好一道身影從天空中墜落。

    易水刺客鼻青臉腫,顯得很是狼狽。

    這并非致命傷,在他膛之處,還有一個血大洞,不過顯然下手之人并沒有取他命的打算,依稀能看見他的口被一層淡淡的氣息所包圍,保住了他的生機。

    易水刺客浮現苦笑,道:“我的匕首不在,不然他們贏不了我。”

    “無妨,我給你報仇。”

    暮洛淡淡開口,語氣中已有了一絲殺意,易水刺客倒是不在乎這點,他繼續道:“那幾個修士還讓我給你帶句話……說今天你的頭就會掛在云上,等云中劍宗的人帶回去。”

    暮洛被這男子的耿直弄到無語,唯有快步踏入山林深處,順著易水刺客傷口上的氣息,尋到了一群持劍女子。

    這是一群妙齡啥少女,皆容貌嬌美,唯獨眼神深處浮現絲絲暴虐與殺意,一直到看見暮洛身影出現,她們紛紛露出冷酷笑意,手中劍寒光閃現,竟化為有實質的劍芒,朝著暮洛身軀刺來。

    “與妖魔為伍之人,我天女宮今日必要降妖除魔!”

    眾多少女齊齊大喝,無數氣息匯聚在一起,竟讓暮洛不得不退避鋒芒,天女宮也是一方古老的百里宗門,山門傳言坐落在一處比云還高的山峰之巔,每一代天女宮的修行者皆被稱之為天女,肌膚冷若霜,傳言乃是以明月精華所修行。

    當初在李家修行路中,便有一位百里上人的天女出世,雖然美若天仙,可下手之歹,竟要讓整個巫人族為她做奴仆,可謂是心思陰狠,對待這等宗門之人,暮洛并無手打算,他低聲道:“方才那刺客可是你們所傷。”

    為首一位女子持劍走出,她蓮步款款,面容冷傲,也唯有這位女子的肌膚猶如真正雪,好似溢出陣陣流光,她冷漠的注視暮洛,平靜道:“只是一劍罷了,便斬斷了他的口肋骨,看來與妖魔為伍的修行者也不過如此。”

    暮洛被這女子的自信所折服,玩味笑道:“什么不過如此。”

    “他,你,云中劍子宗與妖魔。”

    這冷傲女子不再多言,當最后一個字吐出口時,整個人已經飛身而出,好似人與劍合二為一,綻放出陣陣冷霜光輝,暮洛稍一后退,做出拔劍姿態來。

    雖說天女宮的修行者并非真的善類,可其修行之道卻頗為神妙,暮洛感受著這劍芒之內傳來的陣陣刺骨涼意,腰間一劍顫抖,竟是冬寂傳來了一絲情緒波動。

    不屑,甚至于蔑視。

    一直以來,作為云中劍宗四季歌的最后一劍,此劍向來沉寂,唯有此時,才展現了一絲欲出鋒芒的態度。

    暮洛按壓冬寂的動,與春來不同,冬寂劍眨眼功夫便消沉了下去,面對愈發逼近自己的天女宮修士,暮洛并不打算再以四季歌對敵人,而是緩緩彎腰,聚集力量在雙手之上。

    暮落一拳輕緩打出,這一拳樸實無華,卻讓天女宮的修行者面露驚恐,她的肌膚竟在這一拳的壓力之下滲出鮮血,甚至于手中的古劍,都發出咔嚓作響的破碎之聲。

    “師姐,救命!”

    這時,一陣陣哀嚎聲從這女子身后傳來,暮洛也一陣蹙眉,他并未真的動用殺機,畢竟這群修士留了易水刺客一命,還算留有余地。

    可當暮洛凝望這女子身后,雙眸急劇收縮,一位男子不知何時出現,他緩緩前行,凡是路上有阻攔之物,皆伸出兩根手指滅之。

    此時此刻,他的手指插入了天女宮一位修士的雙眼,而那凄慘呼救聲,也在這女子奮力掙扎幾番后悄然消失。

    這男子兩根手指之上凝聚著絲絲寒意氣流,他把玩一番,搖頭道:“想不到百里宗門也如此斑駁不堪,終生止步于行者十里以內了。”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