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300章 一人一劍一道
    當清天側反應過來的時候,暮洛已經出現在了婆娑戰臺上。

    比起先前兩位高手登場時的莫測虛幻,這少年顯得平庸且尋常。

    暮洛一步步從山峰之上走下,再一步步走到了戰臺之上,婆娑臺依舊生出光輝,卻不曾為這道身影的出現綻放一朵花瓣。

    “婆娑臺具有靈性,能感知到來者的修為與境界,一朵花未開的修士,難道連行者都不是?”

    白衣劍子冷漠,語氣卻多了一絲玩味,他看著暮洛的目光十分縹緲,這并非習慣,而是一股發自內心的輕蔑。

    “若是現在離開,念在同門之誼上我還能放你一馬。”

    這少年也是云中劍宗的劍子?無數修士在暗中震驚,要知道這白衣劍子可是一出手便斬殺了一位玄鬼宗高手,這本該是順風順水的好局勢,為何還會有第二位劍子登臺。

    一些人很奇怪,事情并不簡單。

    婆娑臺并非喝茶論道的地方,上臺見生死,這是規矩。

    漸漸的,一些人發現了那新上場的少年要作甚了,他拔出l了腰間的一柄花紋古劍,對準了之前的白衣劍子。

    “同門之爭,好看,老夫一定不上場搗亂。”

    那之前陰人的老者再次出現,他盤膝而坐,雙手落在地上,顯然是想要讓暮洛與這劍子免除后顧之憂。

    這很奇怪,云中劍宗這才開派多久,竟也有了宗門內斗,清天側掐指連算,面容愈發微妙,細細感受著手指上的因果,這道人良久之后才吐出淡淡‘好局’的兩字。

    云中劍宗自然不可能內斗,暮洛比這白衣劍子更清楚,所謂的狂妄是真,挑釁與鄙夷這時候劍子也是真,可真正的目地卻不再此處。

    “若是還不道歉,這位道兄可就得嘗一嘗云中劍宗的四季歌了。”

    暮洛微笑開口,白衣劍子清冷無言,他身上有一股脫俗的氣息,若是暮洛不出手,相信他會立刻離去。

    即使現在,面對云中劍宗如今最富盛名的十九劍子,他也依舊有一股距離感。

    “走出云中劍宗的束縛后,四季歌是下三道。”

    白衣劍子終于開口了,他的話耐人尋味,卻讓暮洛感受到非同小可。

    “城主應該和你說過,你不是第一位十九劍子,若是運氣差點,興許也不是最后一位。”

    話語點到即止,真白衣劍子動了,依舊是無比熟練的拔劍,一道無形劍氣擴散而出,猶如深海落入的一顆石子,這掀起的陣陣漣漪,足以攪動風云,讓大海掀起驚濤駭浪!

    一層劍氣化為無邊波浪,暮洛猶如一葉孤舟,在大海之上起伏不定。

    但是這少年并未拔劍,而是感受著這股劍氣之內的氣息,與他的想法一樣,劍氣無殺意,就算身處其中,也好似春風吹過身軀,充滿了柔和與舒適。

    最終,劍氣在時間消磨下化為無形,暮洛依舊站在原地,這一點倒是讓白衣劍子刮目相看。

    “你若是反抗,無邊劍氣之海會將你淹沒,這是逆則殺,順則息的道。”

    “順你者昌,逆你者亡,簡單來說,這就是霸道。”

    暮洛感受著白衣劍子的這一道劍氣,不覺露出一絲詫異,這劍氣中蘊含著一種極為簡單的道理,樸實無華,卻讓人難以忽視。

    “這是劍道?”

    暮洛低聲詢問,就算他施展全力,也很難揮舞出這一道劍氣,修行之路上的術法并非努力就能感悟出來,更多的是一種天賦。

    白衣劍子天賦極為可怕,不僅身處婆娑臺上的暮洛有所感知,就連四周修士也騷動起來。

    先前的老者挑起眼皮,細細凝視那白衣劍子一番后有悄然閉上,眼眸開合之際,隱約浮現點點深邃之色。

    就算是他,也不敢偷襲這白衣劍子。

    “十九劍子已不是第一次讓我失望了。”

    婆娑臺上,劍子踏步前行,周身開花,他目光搖曳,渾然沒有將暮洛看在眼中,尤其是暮洛方才的虎詢問之后,這劍子更多了一絲不屑。

    “看來是對劍者一道的理解并不在一條線上。”

    暮洛蹙眉,嘗試解釋。

    “不,你我差距太大了,所以才會覺得如此,所謂劍道乃是劍者畢生的追求,很多人窮其一生也未必能明白‘道’字內涵。”

    白衣劍子按住古劍,身軀微微下蹲,這一刻,一股無匹氣勢從此人身軀之上溢出,猶如方才的劍氣漣漪,只是這漣漪的源頭變成了他自己。

    “劍者一道最基礎的就是技,劍招的挑、刺、橫、劈都在其列,再往上便是‘法’,這便涉及到了超越尋常劍招之上的東西。”

    白衣劍子看著暮洛,似乎在等待一個答案。

    “修行之路便是法。”

    暮洛若有所思,那劍子見狀,終是冷哼一聲。

    “還有救,只有越過了技與法這兩條門檻,才是真正的道,所謂的劍者一道,在下一生也少見有人能到達。”

    “那方才的一劍,便是道兄的法了?”

    暮洛悄然退后,他并非躲避,而是在尋找一個最佳的迎第手段,這劍子非同小可,與他一樣來自云中劍宗,卻不是當初劍城十八劍子之中的任何一位,以此人的語氣來看,似乎點破了劍城昔日的一些秘密。

    “最基礎的一次橫斬,手中劍依舊是劍,不曾幻化龍鳳鳥獸,哪里來的道,這一屆的十九劍子太差了。”

    白衣劍子微微搖頭,他對暮洛很失望,當然這句話并非有嘴巴說出來,四周的劍氣雖然無形,卻在這劍子的引領之下有一種感情的律動,暮洛感受到了這道道劍氣的無奈與嘆息,似乎在這一刻,他便成為了云中劍宗的最差勁的那一位。

    “如果這不是你用來迷惑我的手段,那你真的很沒禮貌。”

    暮洛找到一處方位,原地駐足。

    山峰之上,清天側目光閃爍,喃喃道:“藏龍生位,春風化雨之地,劍子也會奇門卦象?”

    暮洛雙眸如炬,陡然溢出一股莊嚴氣勢,四周劍氣散開,竟是被這少年給震退了不少。

    白衣劍子神色冷漠,驟然道:“在下假戲真做了!”

    一劍出鞘,好似異獸呼嘯,這白衣劍子彎腰拔出一劍,這一劍幻化出月牙劍氣,朝著暮洛頭顱割去,不曾有絲毫留情。

    “如果我猜的不錯……”

    暮洛同樣抬起春來,此劍不曾出鞘,便已有了絲絲翠綠劍氣化龍騰空。

    “你便是劍城的上一代十九劍子!”

    一道翠綠身影幻化而出,春來劍靈再現,她少了很多嬌蠻傲氣,聽從著暮洛的安排,小心翼翼面對那橫切而來的劍氣。

    月牙劍氣在不斷被消磨,其中深藏的一絲殺意消散后,春來劍靈也失去了神采,黯然無光的回入劍身內。

    再看白衣劍子,他神色平靜道:“不是上一代,而是第一代。”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