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缺斷章、加書:站內短信
后臺有人,會盡快回復!
88小說網 > 十萬九千里 > 第302章 十九各自的道
    白衣劍子橫掃一劍,將眾多修士攔腰斬斷,這位劍者已到了另外一個層次,尋常的十里行者甚至難以接近他的四周。

    只是比起與這群人斗法,這白衣劍子的目光并非在此,他凝望之前一劍的源頭,原本在那個地方站著一位少年,可此時這一代的十九劍子消失了。

    “不像是死了,若是真的死了我的劍上應該有血,可要是活著,氣息卻消失的干干凈凈。”

    白衣劍子蹙眉,他似乎發現了什么,低聲微妙道:“若是如此,也許你還真的在某些方面比我厲害點。”

    大地之上,劍痕觸目驚心,在劍痕之下是崩壞的婆娑臺,無數花瓣在凋零,一個巨大的洞口出現在眾人面前,如此深邃,充滿了古老的氣息,只是一瞬間便讓無數身影墜入其中。

    “就在此地,劍子兄瞞得過別人,卻瞞不了貧道!”

    一位道人竟不管他人的逃竄與驚慌,而是叛逆的朝著那深邃洞口一躍,這道人目光深處藏著興奮與瘋狂,他感受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就是在這巨大洞口之內!

    果然如此!那白衣劍子也見到了這主動沖入大洞內的一道身影,他抬手長劍反轉,將四周隱藏在虛空內的幾道身影斬斷,黑色鮮血飛濺,這竟是玄鬼宗那莫測的幾人。

    “如此簡單的死去,與螻蟻無異。”

    白衣劍子淡淡開口,語氣冷漠,他想要踏入大洞之內,身軀卻驟然僵硬。

    已經很久不曾有過這般恐怖的感覺了,猶如一股無形力量桎梏住了,這力量的源頭并非他能輕易取勝的對手。

    白衣劍子一時間寸步難行,他回首看去,一團黑霧屹立獸皮長椅之上,默默注視著他。

    玄鬼宗尚且有其他人,卻都被黑白無常率陰兵攔住,看來也是此人的指令。

    白衣劍子蹙眉,道:“外來的鬼王,你很強大,但強大并不能解決一切。”

    ……

    暮洛未死,洞口之下有水滴之聲響起。

    一道身影滿是劍痕,卻不曾真的傷到皮肉,他緩緩起身,將腰間浮光閃爍的四劍按住,關鍵時刻四季歌內幻靈自主出現,各自以行者之上的手段幫助他承受了那一擊。

    “可怕,果然厲害,第一代十九劍子的手段估計堪比百里上人了。”

    這身影正是暮洛,他默默起身,環顧四周。

    這是一片漆黑的世界,遠方隱約有亮光溢出,此處感受不到任何修士的氣息,猶如一片無垠大地。

    暮洛分明記得不少修士與他一起墜落,細細感知,那群人的氣息卻都已消散。

    “并非死去,而是散落在這片空間之內,應該不曾死去。”

    暮洛推算了一番,朝著光亮之處前行,他的預知十分準備,只在很短時間內,便有了人影的呼吸之聲。

    還有幾聲微弱的呢喃。

    “好厲害的一劍,把大地都給劈開了。”

    “我也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將婆娑臺都給斬斷,這超越了常理,云中劍宗不容小覷啊。”

    幾道身影攙扶著前行,他們氣息散亂,已沒有了行者境界該有的力量。

    “我原以為來到西方苦苦打磨幾十載,一定能感動八部浮屠塔的高僧大德,不曾想還是一場空。”

    “能活著走出去就不錯了,何必要在意這些。”

    “我好想念修行之前的歲月,雖然貧寒,但是很充足幸福。”

    幾位行者互相低訴,已是動了真情,苦澀的修行之路上很難留下感情的色彩,每一日都有死亡的危機,這樣的時光十分珍貴。

    “的確,當初我的妻兒尚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雖然辛苦,但是很幸福。”

    一道身影在黑夜中嘆息,他十分懷念當初的時光,在這陌生的世界中,他罕見浮現了倦意。

    “若是能活下來,我應該離開西方,追尋最初的平凡。”

    “我會留下來,因為我已經沒有家了,在修行路上走到極致才是我想要的。”

    有人隨聲附和,打斷了之前一道身影的話語,他斗志昂揚,顯得十分有活力。

    這也是一條道路,但不是適合每個人。

    暮洛在暗中觀察一切,此處極致黑暗,除卻修行者之間的氣息外,并不能看見他們的面容,暮洛走向前去,感慨道:“若是可以,我也想快點出去,不如街辦前行,也好互相有個照應。”

    在這個陌生的環境內,并沒有開口反對,更沒有人質疑暮洛,這群人若是算上真正的修為應是都在行者之境,沒有一個是弱者,即使到了這一地步,也不會害怕偷襲。

    “此地也不知究竟通往何方,要是能直接踏入八部浮屠塔之內,也算是功德無量。”

    “在這片大地之上熬了幾十載,反倒是有點看開了,若是能就此離開,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暮洛聽到一位修士的嘆息,不覺露出微笑。

    “這樣也好。”

    他輕聲呢喃,卻有一陣冰冷的氣息從身后傳來。

    “不好,有危險!”

    暮洛陡然驚呼出聲,卻為時已晚。

    在場的行者能與他一樣有著力量的并不多,方才那嘆息的男子剛一說完,身軀便驟然消失一半,黑暗之中傳來詭異的咀嚼之聲,鮮血在暗中流淌。

    暮洛眉頭緊蹙,他瞳孔深處浮現兩團火焰,看清楚了這兇手的源頭。

    這是一頭青色巨蟒,雙眸冰冷,瞳孔呈現血色,它死死凝視四周修士,顯然已有了明顯的殺意。

    “我……要出去!”

    失去了半截身軀的修士依舊在掙扎,他身軀蠕動,從腰間飛出一顆玉石,他以最后的力量將玉石砸到了這青色巨蟒臉上。

    撲通!

    那半截身軀從巨蟒口中墜落,此人氣息散亂,卻并未徹底死去,他第一眼看見了附近的暮洛,雙眸浮現一抹璀璨精芒。

    “北方,邊陲的一個村莊,我從那里走出來……救救他們。”

    暮洛點頭,春來劍一閃,將這位修士從痛苦中解救出來。

    “他已活不了。”

    四周目光異樣,暮洛并不多言,只是春來劍的這一閃,讓很多人都意識到了他的身份。

    “云中劍宗的十九劍子,接過那一劍之后竟還沒死去!”

    “腰間的四劍可是大寶貝。”

    或驚異或深邃的低語之聲傳來,暮洛感受到了四周氣息的變幻,這位劍子臉上的神色十分冷漠,早有預料。

    “原來如此,你們都隱藏著修為。”

    “哭訴是假的,想要借機迷亂人心,從中謀取利益才是真的,劍子閣下,我若是你,便隱藏在暗中,一直等到這異獸出現,再坐收漁翁之利。”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暮洛顯得十分無奈。

    “我看你也在里面,這才進了局,不曾想你也不是個好東西。”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电子游戏机